那天,我做了个小手术

前几天,拆掉了左手腕上的手术缝合线,现在还有很明显的疤痕,希望过段时间可以去除掉。

本来想说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做手术,但是仔细想想,应该不是第一次,在我很小很小还不记事的时候,有次被马车轧到了腿,那次运气还好,没有被牲畜踩到,不然可能早在那个时候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我了。现在我的脑海仅存的那时候的一点点记忆,就是在医院里看着很粗的针头后大哭着喊奶奶。那次手术的疼痛,现在已经记不得了,可是这次手术的痛,却是实实在在很清晰的。

大概十几年之前,就发现自己左手腕处有个小疙瘩,有时大,有时小,大时有黄豆那么大,阴天下雨时候还会疼,曾经问过老家门口的大夫那是什么,他不怎么在意的说,可以割掉的。

因为以前穷,有点不舍得花几千块钱看它,就一直没睬它,觉得应该无大碍的。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对看病花费不再以前那样看重,去岁我去医院拍了片,医生说,那是腱鞘囊肿。当时他给开了点止疼药,但是说,敷药治标不治本,要想治本,需要动手术把囊肿切除。

因为工作上要天天敲打键盘,也因为没有太多时间,然后我又拖了一年没睬它。

国庆假期前,我突然心血来潮,心想应该趁假期做个小手术,不然一直拖着也不是个事。

假期前两天去医院,发现人好多,一直预约到了节后两周才能做手术。

那天周五,请了一天假,本来工作日不上班应该感觉不错的,可是因为是去医院,却感觉有点沉重。医院,让我觉得是人与疾病,与生老病死做斗争的地方,特别看到很多老人躺在病床上不能自由行动的时候,不由得想到人面对生老病死时的无力。

当我在病房等待的时候,我看到护士桌旁那里写有肿瘤科,我还以为他们搞错了,我的怎么会是肿瘤科呢!早上九点多,一个大夫过来和我们等待做手术的病友一一谈话。到我的时候,他把我喊到了房间内一个小屋子里说了一些注意事项。他说即使做手术了,也会有一定的概率会复发,而且术后,他们要对切下的囊块儿做检查,他说如果有恶性性质会在一周内通知我,如果没有事就不电话通知了。那一刻,我内心崩得很紧。没想到我也会有肿瘤。心想千万不要给我打电话啊!

手术在十二点左右进行。我进了手术室,躺在手术台,那个地方以前只有在电视里看到过,这次我却体验了。医生在我左手腕用很粗的针管打了四针,向里面注射了麻药。

大概十分钟,就感觉左手有肿胀,麻麻的感觉。手术时,我想看过程,然而医生们不让,他们让我把头扭向另一边,然后把我左半身用布盖了起来,然后一位医生按着我的左手,一位医生进行手术。

他们在手术的过程中还在聊天,我听了一点,大概是聊他们前辈或者领导做学术造假的事情。

手术开始不疼,可是随着医生说我这个囊块儿比较深,长到了骨头边,然后问我疼不疼,我说有点,他说那就忍忍吧,用不了多大会就好了。

然后我就能感觉到刀片在我骨头边切肉,那种疼痛,让我紧紧攥着右拳头,不大功夫,病号服就被我的汗浸湿了。钻心的半小时,应该是我体验过的第二痛。不知道如果没有麻药会是怎样的感觉。

术后,过了忐忑的两周,还好,没有收到医院的电话。我想,我这个应该不会再复发了吧。走下手术台时,医生也说我这个应该不会复发了。

通过这件事,我更加认识到了健康的身体有多么重要。平常再忙,也不能忽视了锻炼身体。

不要等疾病来了,才想到要锻炼身体吧。无论做什么行业的工作,健康永远是最重要的。

2017.11.12 下午
上海 新泾北苑

Joey Chang wechat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坚持原创技术分享,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