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洛阳

上周末去了趟洛阳。

时隔七年半,我再次来到了神都。

记得上次来洛阳,还是我大二时候,那年和舍友马雷、文君、刘岩一起去了文君家。文君家在洛阳偃师,距离白马寺很近,开车大概有十几分钟的车程。大学时候,时间总是那么充裕,周末或者假期时候,是最好的旅游季。可惜那年头,我总是囊中羞涩,不然以我的性格,四年里,我肯定会去很多地方。因为那时没钱,自己少了很多出去浪的机会。

不过洛阳距离郑州实在够近,如果大学期间不去转转的话,以后想起来肯定会追悔莫及的。记不清当时是谁先提的了,可能是马雷,也可能是我,当时一问有没有要去洛阳的,然后宿舍里四个人就达成了一致意见,文君是洛阳的,他说,“我们去我家吧?” 我们几个说,“好”。

可惜的是,当年周洋和亚桥没有去。记得当时周洋在犹豫要不要去,他就问亚桥去不,亚桥一直着迷于他的游戏,加上他本身不爱旅游,然后他们两个就不去了。至今回想,很是遗憾。

这次去洛阳,主要是参加文君的婚礼。这次周洋、亚桥都去了,倒是马雷和刘岩远在深圳,回去一次不容易,他们没有去。虽然我在上海距离也不近,有一千多公里了,但一是因为想见见久未谋面的同学,一是想再转转古都洛阳,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因为想参加文君婚礼,婚礼恰逢在周末,我就当然去了。

时隔近八年,故地重游,不禁让人感慨、唏嘘。时间过得可真快啊!八年,不知不觉都过去了,想想人生一世,有多少个八年呢?

上周六中午时分,我到达了洛阳龙门站,距离下午和文君他们约好的时间尚早,想着好久没见利帅了,去年过年时候,本来和他约好要去他家聚会,因为几个人时间赶不到一块儿去,最后竟然没有见成。这次来了洛阳,我想,即使挤时间也要见见利帅的。

利帅,我的高中同学,我的老乡,家是桃花洞的,他家距离我家大概有七八里地那么远,据说他们村曾经出了个名人 – 蔡邕, 对,就是蔡文姬他老爸,不知道真假,不过据说曾在他们村附近发现有蔡邕的墓碑。因为这样原因,我们乡,又有书法之乡的称呼。

那天见了利帅,在一家老店里,他请我吃了洛阳的特色水席,饭店的位置有点不太好找,不过里面给人的感觉很不错。饭店有点像一户人家,又有点像北京胡同,大门是一个很窄的过道,进到里面,可以上楼,也可以在楼下。当时时间都快下午一点了,还有不少的人在排队。我们在那里等了有二十分钟左右,中午轮到我们了,我俩进了一间屋,只见那里摆了三个方桌长凳,墙上有不太清晰看着像印象派的画,给人感觉,像是进了武侠小说里的客栈。虽然那次吃的水席不太和我的胃,但是那种感觉和体验却是不错的。

吃过午饭,我和利帅一起逛了那附近的民俗博物馆和洛河。在洛河旁边,我想到了洛神赋,想到了伊水,想到了 “河出书,洛出图”……

天后宫
十字街
风俗博物馆

茶楼
山之南,水之北,即为阳。因为洛阳城在洛水的北边,所以叫洛阳。洛神为中国神话里伏羲氏(宓羲)之女,因于洛水溺死 ,而成为洛水之神,即洛神。洛神赋因为曹植而著名。
洛水

利帅是 985 院校毕业的高才生,毕业后却选择了在洛阳工作,在一个小城市里,享受着慢节奏的生活,不像在大都市里那样每天焦虑着忙忙碌碌,虽然没有大都市里那样多的机会和相对较好的待遇,然而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或许小城中的那种缓慢,那种平和才是真的生活,而在大城市中打拼的我们,活得却是像在生存。洛阳的街,没有大都市的喧嚣,没有拥堵,没有快节奏。那天天空飘着小雨,我漫步在古都的街头,内心多的是一种安静和祥和。

大上海,理性的物质世界,每天工作超过 10 个小时,内心焦躁不安,生活围绕着上班,下班,加班而展开,时间过得飞快,大多数人甚至没有时间去欣赏日落之美。这样的日子,和每天轻松自在,平均每周有一天钓鱼时间相比,如果不为生计烦恼,你选择哪种生活呢?

我在想,如果有天我财富自由了,我是一定要换种生活方式的。因为当你感到每天过得飞快的时候,相对来说,就等于拉短了你的寿命。同样是一天,在老家那样过活,和在上班时候对比,那种时间快慢感觉完全不一样。

垂钓

别过利帅,下午五点半我到了白马寺,和文君约好了在白马寺门口集合。

因为还要等其他几个人,我去早了一会,大概有一个小时的空档期,我没有忍住,在那个时间,我花钱买票进了白马寺。当时寺庙都快关门了。

在白马寺门口,看着寺庙大门上那几个大字,看着那两匹石马,不禁让我想起了多年前的种种事情。

白马寺

记得那一年,我曾在寺院的石龟前和他们一起拍照哈哈大笑;
记得那一年,我们几个在寺庙前的水塘边听一位大妈讲她信佛后发生的种种奇特故事,当时我问她知道不知道弘一法师;
记得那一年,我们惊奇的发现狄仁杰的墓竟然在寺东南角的树林里,刘岩指着墓碑问我,“有唐功臣的有唐是什么意思?” 当时的我竟然回答不出来;
记得那一年,我还调皮地骑上了路边的一个白色石马。
乌龟

鸽子

古树

当时我不知道,一直我都不知道,直到这次,我才意识到那两匹白马是狄大人的守护神,因为它们距离狄公的墓很近,又是在第一个路口边。我发现当年我有所冒犯了。那天走在那里,我一直在想,希望狄公能够恕我不知者不罪了。

狄公

当年刘岩问我是什么意思的那几个字,依稀记得,那年它们表面的白色粉末很清晰,虽然石碑在小亭子下面,又有玻璃罩体,但是现在那些白色粉末几乎没有了,只剩下头一两个字的白色还比较清晰。站在那里,我不禁感慨,时间真快呀!后来在送我和 “团长” 回火车站的路上,一边开着车的文君说,“前不久我和同学又去龙门石窟了,这次我发现,好多石窟比上次我们看的时候破坏的更严重了…”

八年,确实是不短的时间。时间潜移默化,可以改变很多人,也可以改变很多东西。

这次在白马寺,我又长了一点知识。算是两次门票没有白买。

白马寺的营建与中国历史上的 “永平求法” 紧密相连。东汉明帝曾夜梦金人,身高六丈,顶佩白光,自西方飞来。大臣傅毅认为这是西方的佛,汉明帝遂 “感梦求法”,令蔡愔、秦景、王遵等十余人于永平七年(64年)赴天竺(古代印度)求佛法。他们在西域的大月氏(古代阿富汗)遇到了来自天竺的僧人摄摩腾和竺法兰,得佛经佛像,于是相偕同行,以白马驮经,并于永平十年(67年)来到当时的京城洛阳。为了给两位高僧一个居住和译《四十二章经》的地方,汉明帝敕命在城西的雍门外按天竺式样建造了一组建筑,以僧人们暂住的 “鸿胪寺” 的 “寺” 字称之,为了纪念白马驮经之功,便将这组建筑命名为 “白马寺”。

第一古刹

这次在洛阳,连着两天,我进了两次白马寺。头天晚上,正赶上僧人们在大佛殿唱歌做法事。当时我看到一个年轻的领班,想着他应该是方丈,只见他戴着眼镜,给人感觉很儒雅很有气质,关键还很年轻,他身后跟着好几个老和尚。

第二天再去白马寺,看里面展览图画,我才知道,其实白马寺现任方丈并不年轻,他年龄已经有五十出头了,可是看起来却只有三十岁上下,不知道是不是修行修来的。

回到公司,我给同事讲,同事说,估计他能活到一百岁。

在白马寺里面,有一间展览馆,上面列着自东汉以来各朝白马寺大德高僧,现任方丈印乐大和尚排在最后一位,我是在那里看到他的年龄的。

中国文化一直被儒道释深深影响着,其中佛教(始于东汉汉明帝时期)相对于儒家(始于东周战国时期)和道家(始于东周战国时期),进入中国最晚,但是他的影响,较之前两家,有过之而无不及。佛教自印度传入东土以来,在中原得以发展壮大,继而传入西藏、日本、东南亚等诸国,其影响之大,甚至超出了印度。

东汉汉明帝,估计很少人知道他,他名气不算大,但也算是一个有作为的好皇帝了。班超班固,就是他那个时代的人。班超投笔从戎的故事,想必很多人都听说过。他随大将军窦固出击北匈奴,为大汉朝立下赫赫战功。官西域都护,封定远侯,世称“班定远”。

但是如果提起汉明帝的父母,就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他父亲是汉光武帝刘秀,他妈妈是汉光烈皇后阴丽华。

想起光武帝,就想起了他那句名言,“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感觉和项羽说的那句 “彼可取而代也”(秦始皇帝游会稽,渡浙江,梁与籍俱观.籍曰:’彼可取而代也.’),以及刘邦见到始皇帝的仪仗后说的“大丈夫当如此也!” 有异曲同功之妙。大凡伟人,从一开始就立下了不俗的志向啊!

洛阳城边,有刘秀墓,这位雄才大略的皇帝,可以和秦皇汉武唐宗宋祖相并列,每次读到他,敬仰之情不免油然而生,而他与阴丽华的爱情故事更是感人至深。来到洛阳,实在想去拜访一下,这次时间太赶,没能成行,实在可惜。

洛阳有着 5000 多年的文明史、4000 多年的建城史和 1500 多年的建都史,夏朝、商朝、西周、东周、东汉、曹魏、西晋、北魏、隋朝、唐朝、武周、后梁、后唐、后晋等十三个王朝在洛阳建都,有十三朝古都之称,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43处,馆藏文物40余万件。

那里有白居易,狄仁杰,武媚娘 ……

对历史着迷,对古代文化钟情,如果还没有去过洛阳的,那你一定要去看看了。

     上海 新泾北苑 
2017.09.07 23:24
Joey Chang wechat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坚持原创技术分享,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