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西湖

算算,这应该是我第六次来杭州了。

开始没有计划要这个时候来杭州的,这次过来,纯属意外。

大概半个月前,突然收到个推公司徐先生发来的微信消息,打开来看,是一个邀请页面。邀请去他们公司总部做个用户体验改善计划访谈。我犹豫了几天,最后还是决定去了。

我犹豫要不要去,是因为公司里只有我一人有意向,问了两三个同事,没人要一起去。一个人去的话,在陌生的环境见那么多陌生的人,还要在人群中做发言,以我的性格来说,对我有点为难。我性格木讷,不擅言谈。

虽然这样,一方面我又很想去。我觉得一直和机器打交道,一直在自己的专业圈子里混,对自己今后发展很不利,人总是要有所突破才好。

加上朋友的鞭笞,所以我决定去了。

时隔一年,再次来到杭州,个中滋味还是有些复杂的。前几次来杭,在杭州待的几天里,有第一次初见断桥时候的兴奋,有夏天里被大雨浇了个落汤鸡寸步难行的狼狈,也有心平气和不喜不乐。这次的感觉,依然说不清,有快乐,也有忧伤。

周六早上九点左右到杭州,距离约定的十二点集合还有些时候,我就想,“来了几次,还没去过博物馆,这次先去博物馆看看吧。”

在地图上搜索了下,有多个搜索结果,然后就挑选了一个历史博物馆。

出了火车站,进入地铁,开始排队买票。周末的杭州,人超级多,杭州的地铁又给人很狭窄的感觉,当然,这可能是因为与上海对比的了。开始觉得作为浙江的省会,在全国里是排名很靠前的大城市,没来之前,我感觉它很大,可是来了几次,我又觉得它像小城市。它的地铁不够发达,它的路面很拥挤,尤其周末与节假日,路面交通拥挤得一塌糊涂。假日过来度假,那感觉真不好,风景是很不错,但是人多的时候感觉就是不爽。

经过不太愉快的购票,排队,寻路,十点左右,我到了历史博物馆。

历史博物馆在吴山的半山腰,那山脚下有几条仿古大街,里面人来人往的很是热闹,给人错觉像回到了宋朝,也不禁让我这个开封人想起了开封。杭州和开封算是亲戚呢,当年北宋京都沦陷,成千上万的开封人逃到了杭州,然后才有了南宋临安。如果杭州曾经不是南宋都城,杭州可能还是很知名,但一定会少了很多现在这样饱含的文化的味道。

在博物馆待了一个小时左右,感觉尚可,就是没有预期的好,因为觉得杭州之富国内少有,想着他们的博物馆应该极壮观才是,可是有些失望了。

中午十一点出了博物馆,本想去吴山上面转转,可是看看时间,已经来不及了。中午十二点要在个推公司集合。搜了下交通,发现乘坐地铁或者公交的话,到达目的地要一个多小时,那肯定要迟到的啊。因为不想初次见面就不守时,我决定打车过去。

路上拦了辆出租车。上去,和司机师傅说了要去那里,然后就开始长时间的沉默的了。

半路上用眼斜斜地看了下司机师傅,他瘦瘦的,看上去很精神,他一边开着车,一边单耳挂着耳机听着音乐。

大概十几分钟沉默,我觉得这样有点尴尬,然后开始开口和师傅交谈。

和他聊了几句,听口音,很熟悉,就问师傅是哪里人,他说他是周口的。“呀,竟然是老乡!”我心想,然后开始用河南话说了,倍儿感亲切。说着说着,师傅也来劲了,刚开始他还一直不说话,后来竟然一个话题一直发挥着不断,我问了一些问题,包括在杭的生活,感受,孩子上学,是否经常回家等等问题,后来下车的时候,他竟然没有说完。

临走的时候,我们互道了再见,只是我知道,这一生,我们再也不会见面了。师傅说,在杭的河南老乡很多,杭州出租车司机,有一半以上都是河南人。

一下车,走两步,就到个推公司所在的那个胡同了。

个推总部门前的那条路不够宽,他们所在的胡同也很窄。初一看,那里像住宅区。只有园区门口挡车杆旁边有个不大的个推logo标志。看着那个logo,确定自己没有来错地方。看看时间,距离十二点还有大概二十分钟,然后径直向园区走去。

园区不大,初看像个很小的校园,里面有个开阔的场地,像篮球场,大小和篮球场也差不多。猛看上去,很不像公司所在地,可是这里确实有公司,个推在国内算是推送领域的翘楚了,听说不久前他们融资了四个亿,也是不简单的事。个人觉得,基于推送业务,他们产生了很多的数据,如果未来在大数据上面他们能更成功,前景是不容小视的。我司几年前就很重视大数据方向,可惜搞了几年,效果并没有出来。互联网的世界,就是数据的世界,谁能更合理利用大数据,谁就能抓到无限商机。

那个园区是省级孵化园,除了有个推公司,还有海淘,一个在四楼,一个在三楼。去个推的时候,走到三楼,我向海淘公司里望了望,因为是周末,里面没有人。

个推在四楼,我到的时候,接待我的是周先生,当时已经有两个同行先到了。我比较惊奇的是,他们公司竟然是靠人脸识别刷门禁的,瞬间感到高大上。

进了公司,刘小姐给了我一瓶矿泉水,我和她聊了会儿,他给人感觉是很有魅力的人。

作为创业型公司,他们大厅放了个台球厅,据说员工上班时候累了可以去打会球,感觉这才是互联网思维嘛。办公司玻璃墙外是个有一二百平大小的露天阳台,我透过窗向外看了看,摆设得很典雅、漂亮,像海滩休息的地方。当时外面温度很高,有三十多度,加上太阳很毒,我忍住了没有出去看看。

中午几个人吃过饭就开始了本次活动的主题,个推体验改善计划。参加的人有我们来自不同公司的六个工程师,还有个推的技术人员、销售人员及其公司领导十人。

因为当天我起得比较早,开始时候还好,可是下午中途有一阵我感到比较困,当时用手摁了好一会额头,还好没有打瞌睡。会场上,我没有紧张,让我觉得有点奇怪,放在以前,可能我会紧张。

个推的部门负责人做了他们主业务的介绍,然后开始让我们就他们的产品发表意见和建议,我感觉有点不好意思,因为事前几天虽然有所准备,但不充分,我表达了些自己的看法,说了些自己的建议,但自己不是太满意。

参会的六个技术人员,都有反馈,其中一个哥们儿特能说,他一个人共提了八点建议,叨叨叨说了好多,有的是业务方面,有的是逻辑方面,有的是个推已经存在但他不知道的功能,有的是个推确实不存在的功能,说得很好,说得很有底气。后来知道他是喜马拉雅的主程,东南大学的硕士生。我心想,怪不得呢。喜马拉雅,公司不知道怎样,但他们app的用户量实在不小,有3个多亿用户啊!亿量级别的app。

经过彼此了解,知道那几个人学历都好厉害,单三个上海公司过来的,一个是东南大学的硕士,一个是国防科技大学的军人转行到了iOS。想想自己,有点惭愧。当年大学毕业后考研,我报的志愿是东南大学的计算机。遗憾得紧,没有考上。

第二天在周先生,刘小姐的陪同下,川程(军人)、我四人一起游了西湖。坐船去了湖心岛,那轮船公司也真会做广告,船上写着G20峰会专用船,刘小姐说,“我有个朋友,前段时间她们正好接待国母一行。” 我想,这名人效应就是不一样啊。

在湖心岛转了会,距离三潭很近了,那个三潭映月的景点,十分有名,以前人民币上面景区就有三潭的。据说现存的三潭是明朝时候建的。以前的三潭历史更早。

在岛上转了会,很不错,唯一不好的是,人实在太多了。在那里我想到了张岱的湖心亭看雪,那文字实在美极了,全文是这样的—-

“崇祯五年十二月,余住西湖。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是日更定矣,余拏一小舟,拥毳衣炉火,独往湖心亭看雪。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

到亭上,有两人铺毡对坐,一童子烧酒炉正沸。见余,大喜曰:‘湖中焉得更有此人!’ 拉余同饮。余强饮三大白而别。问其姓氏,是金陵人,客此。及下船,舟子喃喃曰:‘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我问景晨(周先生),他说湖心亭不在我们登陆的那个岛上,我感到一阵惋惜。

一路和景晨聊了很多,大多是历史文学方面的,天上地下,上下五千年,海阔天空,想到哪说到哪儿,让我惊奇的是,我说的历史上的典故他都知道,而且不能原谅的是,他竟然比我知道得更细致更详尽。两天的相处,知道他是杭州土著,他家距离他们公司只有3千米路程。他大学在上海读书,学商学的,毕业后去英国留学了几年,给人感觉像个公子哥,想想自己是农民子弟,真有点相形见绌的感觉。他说他经常出国旅游,已经去过好多个国家。国内也去过不少的地方,他说的一些地方和娱乐方法有些我没听过,想必是他条件比较优越之故。我去的地方,则很多都是穷游。

中午时分,在楼外楼吃了大餐,我说当年中美第一次建交的时候周恩来就是在西湖接待的尼克松。景晨说,“他们都是在这里(楼外楼)吃的饭,G20那些领导人也是”。点菜的时候,他还特意给我看了下点菜册上面周总理和尼克松的相册。

楼外楼很有格调,在上面看西湖,万千风景,尽在眼前,品个茶,看着湖,那感觉十分惬意,再用上一顿美食,那滋味自是不可言了。楼外楼的鱼和东坡肉很好吃。东坡肉,好大一块,开始我竟然以为自己会吃不完,可是后来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

中午用过餐,下午一点左右,别过他们三人,我一个人前往灵隐寺待了会儿。来西湖好几次,都没有到灵隐寺看看,那里可是宝刹,曾经出过济公和尚和弘一法师。济公就不用多说了,民国时期的弘一法师,则是我学术上的偶像。此生我文史上面的成就能够像他那样就不枉我此生了。

因为情感故,下午我心情极不好。上午的欢快突然转到悲伤,场景切换得竟然那么明显。

在灵隐寺附近的小路边小憩了大半小时,然后坐在公车就离开了那里,随变上的车,想去随便那里,因为是晚上的火车,时间尚早,我想我应该去商场买件衣服。

坐着公车,上面人很多,我看着它穿过树林,看着它走在湖边,看着它驶过雷峰塔,我却一点高兴不起来。

车子走到柳浪闻莺那附近的时候,透过车窗向西望,我看到湖光反射来的波光粼粼,在那里我跳下了车,我知道再一站就远离西湖了。我也不管有没时间买衣服了。我又跑到了西湖边。

这次我不想走路了。

我在极高大的松树下找了个椅子,我坐在那里想事情。当时我不想看书,不想做任何事情。无奈就看起了电影。手机之前下载了好几部,不知看什么,想着最近阿米尔汗又火了起来,就看了他以前拍的《我的神啊》。整个电影看得近尾声,我被震撼了。整个不愉快也就去了大半。想想个人实在是渺小啊。就像站在历史博物馆的画幅前,画面里面的人栩栩如生,可是他们现在都在哪呢?人的生命真的很短暂。个人的荣辱啊,得失啊,放在时间的长河中,宛如恒河一粒沙。

之前外国的演员只喜欢汤姆汉克斯,现在又多了一个阿米尔汗。我觉得人活着应该有些深度才好。汤姆汉克斯和阿米尔汗给人的大多是正面的能量和积极向上的思考。

看完电影的时候,已经晚上六点半了,我换了个地方坐,这次坐到了湖边,周围已经很少人,不远处的雷锋塔亮起了红色的灯光,暮色里,灯光照在湖面,湖水也是红色的了。

我在那里看着眼前风景,心平地写了几句话—-“就这样坐在靠椅看完了电影我的神啊。时有候鸟来翔,微风吹柳,鱼波跳舞,心静如水。西湖的夜,静悄悄,波浪把歌声轻轻的摇。”

晚上七点,我离开了西湖,我想我还会再来的,就是以后在此定居也是很有可能的。
上海 新泾北苑
2017.05.15 23:30

Joey Chang wechat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坚持原创技术分享,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