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扬州路

又是一年清明节,这次又一个人出行,原本目的地是扬州,因买不到车票,就先转站到了镇江。
去扬州,只是因为一句诗词,“烟花三月下扬州”,就像去年,我也因为一句话“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他时同”到了杭州。
然而这次出发前,我并没有做任何旅游规划。我只想随遇而安,走到哪里是哪里。
到了镇江,出了火车站,我竟然不知道要去哪里。我向南顺着路就那样一直走着。
路上遇到一家饭馆,想进去,犹豫了下没进,想着前面应该还有很多。
可是我错了。后面竟然没有饭馆了。我走了好久,天又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走了几个小时都没找到卖吃的地方,连家便利店都没有。
此时路边风景开始不错,因为我不知不觉间已经进入南山风景区了。南山,寿比南山的那个南山。
在路上,看到路边有当地酒的广告,广告词是这样的,“小宴阑珊喜相逢,举樽言欢情义浓。因缘际遇夫何求,肝胆英雄志苍穹”,感觉可不错,然后就摘抄了下来。
顺着路一直向下走,路的左边是小山,山不高,可能称之为丘陵更合适,路边很多树木花草。路的右边是路和一个个小区,貌似是新建的,很少见有人。
在一个小路口,我又被路边墙上的巨幅广告给吸引了,这次是好多图片,每张图片里一句话,这些话连起来是这样的,

江南岸,忘不了,梁下一巢春燕
江南岸,忘不了,风中十里荷香
江南岸,忘不了,庭前一轮明月
江南岸,忘不了,青瓦几重积雪
江南岸,忘不了,故乡在,早点回

江南岸,好美啊,只是我却想到了这句,“我打江南走过,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刚要过路口的时候,收到远在武汉陈来清兄弟的电话,然后聊了一会,听闻我还没吃饭,他让我赶快找个吃饭的地儿去吃饭。当时都已过下午两点了。
我也想吃饭,可是愣是找不到。我不想走回头路,只好硬着头皮向前走。
这个时候,看到路边的小草很有感觉,然后拿出单反蹲在地上拍了一些照片,其中有几张我非常喜欢。只是后来因为存储已满格式化了相机存储卡,那几张照片就没了,心疼死我了。
继续向前走,很快就到了景区,我方知那里是九华山,听名字,好吸引人,名山啊,再看到莲花洞,更有感觉。
我进了山,那里风景绝佳,加上偶尔还下着小雨,有雾,能见度二三百米,在山中,云雾缭绕,宛若仙境,很有感觉。
山不太高,很矮的山,可是却是很大一片的区域。
在山脚下的时候,还可以看到一些游人,他们有在水边玩水的,有拍照的,还有一家三口(爸爸妈妈孩子)游山的,人很少。清明假期时候,找个人少的地方可多难得。
走在山中,那里有古木,有名草,有百花,有鸟鸣。走在里面的时候,我为花草树木拍了好多照片。走在里面的时候,我再也没有戴着耳机,而一般时候,我两个耳朵儿会有一只塞着耳机的。在山中,耳中不用音乐了,因为有天籁啊。山中的鸟鸣,比人为的音乐好听多了。
走在鲜有人来的青石板街,这里,你绝对难找,玩失踪的好地方,孤独的绝高境界。让快节奏的日子慢下来,让劳累的身心安静片刻,胸中再无世俗事,耳中唯闻山鸟声。那种感觉是很好的。
我在山里,看到有高一点的地方就爬一下,爬山爬得我气喘吁吁。在一个小山坡,我腿发麻了,我知道那是乳酸的作用。
当时我在想,如果真的在山里迷路了,那是件很可怕的事情。那里是小山,即使没有方向感,一直走也可以走地出来。可是如果在深山老林,迷路了,就有点不敢想象了,如果再突然窜出一只猛兽,小命休矣。
走在南山,古木下,我踩着泥泞,一路前行。
开始的时候,越向前走,越没人,一眼看不到尽头的路,我犹豫要不要前行。因为时间不早了,天黑了出不了山可就惨了。
后来心一横,心想,“冒冒险吧,看地图,一直走应该可以出山的”。
我想我是有冒险精神的。在山里,路上很少的人,几乎没人,到处是树木,小路一眼忘不到尽头,有雨有雾,如果是女子,一个人肯定不敢走的啊。
后来我转了好多弯儿,然后来到一个小村庄,村子里人很少,村子就在山中,那时我第一感觉像是进了桃花源。如果真有桃花的话,是非常像的。在村庄里面走,感觉有人看我的眼光很怪异,当时天将要黑,我感觉毛毛的。我想我是在冒险啊。
同事曾说我,“你一个人跑出去,跑那么远(意思是昆明),我感觉可不可思议”。我却想那有什么呢。只是或许自己真的有点不寻常了。我想每个人都多多少少会有点病吧,什么病呢?神经病啊。
在南山,我看到了茂林修竹,看到了流觞曲水,看到了云雾缭绕,看到了山花烂漫。
在那里养生,真的可以长寿吧。走在竹林边,一时兴奋,我竟想到了,“小生尚未婚配,便想好了终老之地,吼吼…”
后来知道,那里确实是养生的绝佳之地,那里曾经出过几个大名人。
历史上刘勰在那里创作了《文心雕龙》,萧统在那里编《昭明文选》。
东晋南朝刘宋两代间的著名雕塑家、音乐家戴颙在那里高隐,谱就了“广陵”、“游弦”、“止息”三首古曲。
“五州烟雨南宫笔,千里江山北固诗”,“烟雨南山开画本”,这是北宋著名书画家米芾。米芾、米友仁父子居南山四十年,创“米氏云山”。
宋代大诗人苏东坡在鹤林寺留下“苏公竹院”。
哲学家、文学家周敦颐留有“茂叔莲池”等。
那里,群山环抱,绿树匆匆,亭台楼阁竹林流水,景色清幽,绿竹满眼,难得的养生之地。
走在竹林边,时间正值春笋茂盛时期,路边到处是告示,“出笋期间,严禁入内”,“偷笋犯法,违者罚款”…
我竟然想起了“雨后春笋”那个词。记得小学时候,语文老师讲这个词,他说,“雨后春笋长得可快了,有多快呢,讲个笑话,说有个人在山里大便,适逢春天雨后,他蹲下来时地上什么都没有,他还没起来,笋已经顶到屁股了。”当时同学们被逗得哄堂大笑,至今想起,我也会为之绝倒。
不过,貌似春笋真是美味啊,可惜还没吃过。
南北朝时期的历史我不太熟悉,可是萧统昭明太子这几个字对我却有极大的魔力。几个字好是魅力啊。
走出南山的时候,已经六点多些了。期间老天断断续续下了几次雨。我在小村一头儿停下整理了肩包,离开的时候竟然把雨伞忘了。走了好远好远才发现。想回去取,又不想再走那许多路,一把跟了我好久的伞就这样被我舍弃了。
下午五点左右,终于找到一家便利店,买了些吃的,很快不饿了。那天我没吃早饭,没吃午饭。我在想,当人真正又饥又渴的时候,可能很多烦恼都不是烦恼了。在生存的边缘,食物和水,才是无比的重要。只有身有体会,才知其中滋味。
离开南山,我随便上了辆公车,然后坐车走很远,走到一个小镇才下来。小镇名叫上会。在那里,我发现好像全国的所有乡下都有相似–道路崎岖难行,路上的雨水与泥泞把来往的车辆溅得脏兮兮。乡镇以及乡下的人们,穿着朴素,很有农村的感觉。
只是当时路边的广袤的油菜田把我惊呆了。今年我仍然没有到婺源,却在镇江看到了大片大片的油菜花田。稀稀疏疏的村庄在金黄金黄的油菜田里若隐若现,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晚上住在小镇的一家宾馆。临睡前对自己近来的过往进行了总结与反思,对之后要怎么办做了个大致规划。心想要制定个且实可行的学习计划了,不然不进步就后退。
第二天一早醒来,我信步走了很多街,看到了江南的安静与美丽。中午时候参观了镇江博物馆,下午逛了西津渡,爬了小山,到了江边,看了金山寺。
自从一件事后,从此我便恋上了博物馆,再加上本身喜欢历史,每到一座城市,非特殊情况,我一定要拜访拜访当地的博物馆的。
在镇江博物馆里,没发现什么特别,只是我在里面也逛了好长时间。
离开博物馆,走几步就是西津渡了。
西津渡,这个名字真有吸引力。好像哪里见过似的。
刚进西津渡入口,在一家小店,我买了两套明信片,心想以后或许用得着。我对那店老板说,“本来我打算今天去扬州的,可是现在看到这里就不想走了。”店老板说,“这里夜景更漂亮哦…”
进了西津渡,我本想很快结束去金山寺,可是在西津渡里面,真的让人不舍得迈步啊。
那里有山,那里有亭,那里有小巷西风,那里有观音洞,那里有澄江似练,那里有酒旗斜矗,那里有翠峰如簇,那里有待渡亭,那里有江南岸…
“打马骑驴登玉山,西津渡上欲乘船。观音洞里香一炷,拜罢观音君意安。”
游完西津渡,走到金山寺,未能进寺。时间与门票的缘故。但是在那里我却知道了不同于电视剧中法海的故事。原来传说中,法海是如来座旁一只得道乌龟,一天偷走了佛祖三件法宝–袈裟、锡杖、金钵,然后来到凡间作恶。因其喜欢镇江的美景,就在金山寺落脚了。然后就有了白娘娘斗法海的故事。脑海中,总会闪出那个画面,白素贞带着小青找到法海,怒道,“法海,放了我丈夫,不然我就水漫金山…”
在金山寺旁边转了一圈,知道,苏轼曾有名词写于此,“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西津渡,金山寺,焦山,北固山,长江,形成了一个很美的地带。在那里,携着家人,乘船可由金山寺到焦山,再到北固山。很美很想体验的一条旅游线。
北固二字,是不是很熟悉?对,就是它,“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还有,我们在这里见过的,《京口北固亭怀古》: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京口建立霸业的孙权和率军北伐,气吞胡虏的刘裕已经离我们远去了,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而今,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唯有的,是千古未变的长江天际流。
晚上,天将要黑了,要离开镇江去扬州了,可是我却不想走。很多地方都还没有去,即使已经去过了的地方,也还想再游一次。镇江,这里号称“天下第一江山”,其魅力,是不亚于扬州的。我此行的目的本是扬州,不想却被镇江迷了脚步。
由镇江到扬州,可以坐城际公交,只要13块钱,也可以坐大巴,票价18保险2块。去的时候,我坐的城际公交,回的时候坐的大巴。
到达扬州的时候,天还没有黑,我在瘦西湖风景区附近旁边逛了逛。在水边拍了很多美丽的照片。在瘦西湖南门入口处,拍到了天色侵夕华灯初上时候瘦西湖的样子。那里有船,有树,那里有风,有水,那里样子绝美。

当时我不禁就想到了隋炀帝了。

隋炀帝杨广(569年-618年4月11日),华阴人,生于隋京师长安,是隋朝第二代皇帝,唐朝谥炀皇帝,登帝位前曾任9年扬州总管,在他做皇帝的14年中,先后三下扬州迅巡游,直至兵变死在扬州,葬在扬州。
隋文帝杨坚、独孤皇后的次子,开皇元年(581年)立为晋王,开皇二十年(600年)十一月立为皇太子,仁寿四年(604年)七月继位。他在位期间修建大运河(开通永济渠、通济渠,加修邗沟、江南运河),营建东都迁都洛阳城,开创科举制度,亲征吐谷浑,三征高句丽,因为滥用民力,造成天下大乱直接导致了隋朝的灭亡。618年在江都被部下缢杀。唐朝谥炀皇帝,夏王窦建德谥闵皇帝,其孙杨侗谥为世祖明皇帝。全唐诗录有其诗40多首。

江都,即现在扬州。
隋炀帝这人,怎么说呢,说到他,很多人第一想到的肯定是昏君,弑父杀兄,禽兽!可是人是很复杂的动物,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唐王李世民,同样是篡位,同样杀兄戮弟,可是在历史上,后者却留下一个天大的美名。说实在点,无非成王败寇耳。
杨广失败了,所以怎么说都是错的。李世民成功了,所以怎么说都是好的。
李世民曾逼迫史官篡改历史,杨广却没有能力这样干。
其实,杨广这人也是很有才华和气魄的一个人。全唐诗录有其诗40多首,足见其才华。只不过他失败了,他亡国了,所以他的一切都是错的。
杨广这人,好大喜功,为了开通京杭大运河,为了在历史上留一个大大的名,他不惜劳民伤财,他不惜落个国破家亡。
开始的时候,杨广很亲民,政绩卓著,加上有个好贤内萧皇后,他的名声非常好,又是孝顺又是亲民的,如果没有篡位事,一定会是彪炳史册的一代贤王。可是历史就这么有戏,不到最后,你分不清谁是怎样的人,就像”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 向使当年身便死,一生真伪有谁知。 “
所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是也。
隋炀帝死在了扬州,然后葬在了扬州。他起家于扬州,对扬州有无比的热爱,后来死在扬州,葬在扬州,就他而言,应该也是欣慰的。据说前几年在扬州发掘出一座古墓,考古结果确定是隋炀帝和萧皇后合葬墓。里面发掘出好多珍宝。
一个亡国之君,为何陪葬还那么奢华?
因为隋炀帝和唐朝皇帝关系不一般啊,隋炀帝和李渊是表兄弟,而且,他还是李世民岳父。即使亡国了,皇亲的身份也不低。
说来也有意思,夏王窦建德死后被唐王谥为闵皇帝,为什么呢?他是李世民的舅啊!那时几个诸侯争霸好有意思,算来都是亲戚。
扬州的美,写满唐诗宋词,怪不得隋炀帝爱它爱到不行。据说,隋炀帝乘龙舟下扬州,只是为了去扬州看琼花。当然这个传说貌似不正确。但有这么一说。
到了扬州,于我,第一想到的诗词是姜夔的《扬州慢》: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程。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当年上学时读这首词,我内心激动的不要不要的。觉得写得可真好啊。
来到扬州,还会想到,“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会想到“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古今的文人墨客对扬州的钟爱真是写也写不尽道也道不完。
说真,来到扬州,有人问我,“为什么来这里啊?”我说,“不是烟花三月了么!”
我来扬州,真的就是因为那句话,“烟花三月下扬州”。
来的路上,有朋友在群里现场唱了首歌《烟花三月》,我一听,“哇哦,这么好听啊!还是老歌,我怎么没听过呢?”然后立刻下载了这首歌。来的路上,我单曲循环了好久。我把它分享到大学同学群,室友雷子又推荐了一首,《烟雨唱扬州》,继续下载来听。
扬州,吴风楚韵;扬州,人文荟萃;扬州,悠悠扬子江浩浩古运河。扬州,就差陪着我一个姑娘。
地处江淮平原东部的扬州,是中国古代南北水陆交通的枢纽和东西物流集散的都市。扬州城市的故事,如澎湃的广陵潮,高潮迭起,连绵不绝,既经历了“歌吹沸天”的繁盛,也饱受过“废池乔木”的悲怆。扬州,有繁华时候的“靓妆无数,十里扬州路。”,也有没落时候的“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
扬州,一座文化底蕴极其深厚的城市。
白乐天有诗云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州古渡头。吴山点点愁” ,瓜州渡口,和西津渡,隔江相对,古往今来,这些个地方,留下了很多名句诗篇。
我来到了扬州,只有一天时间,扬州于我只是匆匆一瞥。我没有去瘦西湖景区里,没有看二十四桥,没有到各个人多的名园,可是我却凭着感觉沿着扬州的大街小巷步行了十八公里,用掉了好多个小时。把我累得,在公交车上,在火车上,睡了好久。
在步行的这一路上,我看到了古扬州城纪念碑,看到了水边垂钓的人,看到了墙角的花,看到了水边的树,看到了田头耕地的牛,看到了阳光下的采茶人……
和一位采茶的阿姨对话了几句,我问她采的什么品牌的茶,她竟然不知道,她没有品牌的概念,我多问了几句,她只说是苦茶。当时还有一位大哥也在那边骑着单车端着相机拍照。他把阿姨采茶的样子拍到了他的相机。距离很近。阿姨看到对他说,“啊,你把我也拍进去了啊…”
在水边钓钓鱼,在油菜花田晒晒太阳,多么舒服,多么惬意。
在路边一片油菜花田里,我看看蝴蝶,我瞧瞧蜜蜂,我站在路坡下仰望油菜花,仰望芦苇,仰望蓝天白云,心想“天苍苍,野茫茫,人太渺小了,哪像那彼苍者天,何其有极啊!”
看着水边孤芳自赏傲骨盛开着艳花的树,我也想–

“如果有来生,我愿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
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
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
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这次在扬州,让我难忘的是,临走前,我又去了博物馆。这次却难忘多了。我在博物馆里看到了活字印刷,看到了曹寅的故事,看到了美女在写毛笔字,还有在一位老先生那里买了两个明信片,打算做书签用,上面有他写的美丽的毛笔字。
在博物馆里,我了解了更多扬州的故事,知道扬州曾经也称广陵。记不记得有部电视剧名曰《广陵王 》。我没有看。
扬州,这里曾经有“曾筑别宫梧林外,称霸中原伐鲁宋”的吴王夫差,也有“即山铸钱,煮海为盐”主导七国叛乱的吴王刘濞。他们都曾不可一世,他们都曾兵败身亡。徒留人一声唏嘘。
在博物馆,还遇到一位大叔,50岁左右,他是博物馆里面的上班人员。他看到我端着单反拍二十四桥明月夜,看到我给墙上的诗词拍照,然后我走过他的时候,他喊我,“哎,那个xx有没有拍?”
我没有听太清楚是什么名字。我惊愕。我已经走过去了,又返回,他给我指指一个很大的瓷瓶,说,“这个是国宝”。
我问了一些诸如博物馆里面展览的是不是复制品的问题,他说不是复制品。
他问我哪里人,我说河南开封。他说,“好地方,那里应该很多好东西”。
我说,“没扬州好了,我们那里的都是后来仿建的。扬州古建筑还挺多的。”
他,“现在也不多了哦”。
他还问我相机型号,问我下一站去哪里,俨然一幅知己的样子。我说“明天我就要回上海上班了啊”。
又聊了一些话,我才知道他是摄影发烧友,他给我看他拍的照片,我深入了解后,才发现他是摄影专家。我立刻觉得有压力了。因为我还是摄影小白。
他说他已经出书了,还说好多人跟他合作,临走的时候,我加了他QQ,回到上海,翻看他的摄影集,深深喜欢。我给他推荐500px网站,全球摄影爱好者的集聚地。他说不懂英语,让我做他经济人在上面卖作品,收入五五分。我想,“哎,这个说不定还真可以”。
哈哈,当然,如果真能赚钱,我不会那么贪心要五五分的啦。
我要走的时候,大叔说,“你再过十几天来就好了,那时琼花就开了”。
看琼花照片,那花真好看,我却从来没见过。
一个人出去,要花钱,要受累,还会有孤独感,可是不知为什么,我就是喜欢到处流浪。也许,这是孤独的最高境界吧。
我也常常想旅行的意义,想活着的意义,只是这是个千百年来无人可解开的谜。多想,徒增烦恼耳。
海子说,“在夜色中,我有三次受难:流浪、爱情、生存,我有三次幸福:诗歌、王位、太阳”、“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
是啊,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

–2016.04.06 23:50 雨 上海 新泾北苑

Joey Chang wechat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坚持原创技术分享,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