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武汉

大年初四,我就从老家出发离开了,本来初七才上班的,这么早离开多事的老家为何?无它,因为我要去武汉,初五那天那里有个大学同学要结婚,我想借此也可以顺便再逛一下闻名已久的大武汉。
初四那天事情可真多,早上八点我在方哥和新建哥的陪同下先去槐林(村庄名)相了下亲(结果彼此留了电话,结局如何还要看接下来事情的发展),然后我又和二伯父、利哥、孩儿嫂去丈量了我家两块儿地,东地1.3亩,东南地1.5亩,那两块儿地被我租给了孩儿嫂家。再后来,又在佳楠家买了佳楠他舅七袋儿花生种子。大半天折腾起来,时间真的很赶。因为我还要赶晚上的火车。其实后来发现应该就相亲那件事最重要,这个过几天我会单独写一篇文章。
那天下午,我在家门口等公交。先后和村子里很多人说了话,我给他们一一敬了烟。他们都挺友好的,想是想着我家不容易,他们对我 嘘寒问暖,很是让人心暖。
下午两点左右,公车快来了,这时正好张伟(我小学同学,小名阳阳)路过我门口,寒暄一阵,他问我去哪儿,我说去市里坐火车,他说,“正好我也要去,你准备咋去啊?”
我,“等公交车啊!”
阳阳,“正好海宏今天要去武汉,我也去武汉,有人开车送我们,你和我们一起不好么?”
我问,“谁开车去?”
阳阳,“磊”
我又问,“几点走啊?”
阳阳,“两三点吧”。
我,“现在就两点了啊!”
阳阳,“你给这里等会儿,我去看看,一会儿我们来接你。半小时左右吧。”
磊,是何磊。他家在村东头开了家不算小的超市,早上我还从他家买了条玉溪烟,相亲时候用的。当时磊的爸爸在,我和他爸爸说了好一阵话。虽然我不常在家,磊的爸妈还有磊的媳妇却都认识我,他们见了我显得都很亲切,只是这么多年,有二十年左右了吧,我几乎没和磊打过交道,因为他比我年龄大了差不多五六岁。
这次阳阳说让搭便车,我开始是不太想的,因为我不想欠人情,也因为我不太喜欢和人打交道,我喜欢安静一点。只是不知怎的我还是答应了。
阳阳走后不一会儿,公交车就来了,我楞是眼睁睁地看着车走没有去拦车。
不过阳阳他们也没有让我等太久。大概半小时左右,磊就开着车到了我家门口。他们打开车门说,“上车”,我跳上车后,又和几位邻居说了些话,然后就开始出发了。
其实感觉挺不好的。冯羊,这个小小村庄,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爸爸还在的时候,因为怒其不争哀其不幸,我并不喜欢经常回来。从十五岁少小离家以来,我尽量少回家。在外的游子们都是盼着回家,可是以前我很少盼,有时候我还会刻意避开回来。现在没有我爸了,我更加不会在这个村庄盖房居住下去,但以后肯定要比以前多很多次数的多回去。因为我妈妈,因为我弟弟,因为很多事情必须我去做。
我走的那天早上,也就是初四那天,早上要去相亲见面,我起得比较早,我喊我妈起床,我和她说话,我说了今天就要走的话,我发现她竟然想要哭了。我赶紧劝她,心想,“可怜的女人!太不容易了!”我想以后我得对她更好一些,以前她受的苦难实在太多了。
初三晚上和苗喝酒,他说,“以后你混好了,你不在这个村儿住,可是你总要回来给你爸烧个纸啊,每次回来希望我们都可以坐坐聚下。”
我说,“就像放风筝吧,在外面,无论飞得多高多远,牵着风筝的那根线根部在这里,什么时候我也离不开这里。”
我说的是真感受,虽然那天是喝醉了。
我呀,还好,醉酒后不发酒疯,而且喝醉后说了什么话大都还算清醒,因为事后差不多我都能记得起来。
阳阳说,“唉,其实啊,谁容易呢,从外面回来,别看有的人挺光鲜的,可是光鲜的背后的辛酸没有几个人看到,谁都不容易啊!”
我想想,言之有理,“成功之花,人们往往惊羡它现时的明艳,然而当初,它的芽儿却浸透了奋斗的泪泉,洒满了牺牲的血雨。”
这次离开家门,我想不久后我还会回来的,必须回来。哪怕只是看一看。
磊驱车到县城,时间尚早,他说,“去家里坐坐吧。”
然后我们就去了。我这才知道,原来他在县城还有一套房子,而且那房子像个小别墅,二百来平方,加上地皮,虽然在县城,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
在他家坐了两个小时左右,在他家客厅墙上看到几个很带劲的毛笔字–“天道酬勤”,几个字被裱了起来,很漂亮,我问,“这是你爷爷(何老师)写的吧?”
磊,“嗯,是的”。
我想起很多很多年前,在石碑湾小学南大门口那间接待室里,晚上,我多次听何老师讲怎样写毛笔字,严格来讲,按古代规矩,我算何老师的徒弟,我一直对书法极感兴趣,小学时的启蒙老师,何老师是一个,还有一个是我的小学语文老师,苗的爸,赵老师。
记得小时候,我是经常往何老师那里跑的,现在他老人家已经八九十岁了吧。唉,时间哎,时间面前,小孩子会长大,大孩子会变老。
在磊家,偶然提到小时候我去他家玩儿象棋,磊听后就赶紧打电话给邻居让带象棋过来玩。害得我挺不好意思的。还记得儿时去他家,还是跟着保卫一起去的,距今差不多有二十年了吧。
夜里在火车上,海宏哥和阳阳一个车厢,我一个人一个车厢,晚上十点左右,磊发来微信问安,有语音有文字,我和他聊了会儿,心里暖暖的。我想这个朋友可以交啊,虽然他比我大好几岁。年龄,也确实是个问题,不过呢,一旦到了一定岁数,也就差别不大了,比如三十多岁的人和四十多岁甚至更大的人玩到一起,那现象也是极常见的。
到了武汉,和海宏哥、阳阳一起吃了早饭,然后就分道扬镳了。他们回住处,我去我同学那里。
开始我去了中山公园,在里面转了一会儿,瞌睡得要命,我想找个地方休息下,惠阳打电话催,我只好向他那里赶去。
在一家宾馆,见了几个大学同学,朋伟、团长、云风、文君。到了住处,我第一件事就是躺到床上小憩了一会。
上午十点左右,我们一起出发去武汉国际广场。
到了现场,感觉很不一样,婚礼现场很气派。
惠阳的岳父是大学教师,条件不错。
整个婚礼现场给我的印象很不错,婚礼仪式上,惠阳还感动的眼泪哗啦啦的,当时我就想,这个我可真学不来。那么多人面前,我很少能流泪。
在武汉,认识了惠阳的爸爸,他那性情,我很喜欢。婚礼上,他敬酒给来宾,最后应该喝得有点高了吧,他和我们握了好几次手。
那天晚上我没走,在宾馆和叔叔(惠阳的爸爸)聊了好一阵,他还说,“你们哥几个经常联系啊!不行也像阳阳高中同学那样,过年时候到我家坐坐,前几天我还和他们几个喝酒,呀,那天我喝多了…”
我直想笑,太和我的性子了,心想有机会我得多和叔叔碰几个。我这人,其实不爱喝酒,就是喝点酒之后聊天发挥会更好一些,是以,爱酒吧。人总是闷着不是事儿,总要有可以发泄的地方。监狱里有种酷刑叫禁闭,就是这样,长时间不说话不表态,就像活死人了。
那天婚礼结束后,我们几个大学同学一起去东湖。
因为长时间不见的缘故,那天我抱了好几次云风。哈哈…
下午去东湖路上公车上,我睡着了,实在扛不住,晚上在火车上睡得时间太少了。
公交路过长江大桥,文君把我推醒,“老大,长江大桥!”
我困极了,不过还是强打起精神。因为我真对长江感兴趣啊。君儿懂我。
君儿说,“看,像不像金门大桥?”
我说,“像。还记不记得那年我们宿舍几个人一起在黄河里乘船?”
君儿,“哎,那个时候都没钱…”
记否,记否,那一年,我们,黄河里,浪遏飞舟?
路过长江大桥,到了东湖边。当时天气不错。阳光洒在身上,暖洋洋的。很有春天的味道。可能在其它地方还春寒料峭,可是在武汉,当时已经很热了。有的人只穿了件衬衣。武汉果然热炉。
几人人一起参观了屈原纪念馆,路上说起嘉南会背古文,我还是稀奇得不得了,高中时候背诵的屈原离骚,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能长篇大论背好长。团长说,“去,嘉南就是靠那个装逼的,哈哈…”
我们都笑,只是他那背诵不忘功能我真想自己也有。
在屈原雕像前,我又趴在石阶上睡了一会儿。他们几个懒,不想转,偌大的东湖,一下午没走出一个角。如果是我一个人,在不困的情况下,我会徒步走很远很远的。
说起屈原,云风是会计,他对屈原一点不感冒,“屈原有什么好的!”
我和他争辩,“他是我国最早最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啊!现在我们的很多神话传说都是从他作品里流传开来的。史记那么厉害,鲁迅才评价为无韵之离骚,意思是还赶不上离骚”。
君儿说,“屈原吹牛逼好厉害啊,他写那个自传,我去,把自己吹的真大,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摄提贞于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 皇览揆余于初度兮,肇锡余以嘉名;名余曰正则兮…好大口气”
我哈哈哈…
傍晚时分,在湖边座椅上,我又睡着了。醒来后,君儿说,“再过三十来年,咱们就像现在这样,坐在湖边,看着湖水,噢,再放着周杰伦…”
听到周杰伦,我又哈哈笑了起来,只是很快就突然沉默了,时间呵!
晚上回去,下雨了,有一会儿电闪雷鸣,我们被困路边。
那时走在路上,看着有可以租赁的自行车,有一瞬,我想不起来我在哪个城市了。真的,我想我在杭州吧。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想起我是在武汉。
我在武汉了?那个小说中的武汉?好多年前读了好多短篇小说,故事背景都在武汉。
“西望夏口,东望武昌,山川相缪,郁乎苍苍,此非孟德之困于周郎者乎?”
武汉,很早以前只道只是一个城市,后来学地理,才知道它是三个城市的组合体。城市大,就不足为奇了。武汉三镇,即武昌、汉阳、汉口,三镇连在了一起,地盘大得可以。
那晚几个人分别的时候,一起吃了武汉特色热干面、鸭脖、鸭翅。饭间团长说我,“你的事情是很多,不过你也别想太多了,如果想太多,很多事情你就办不好。”
我想想,有道理。三人行必有我师,别人作为旁观者,有时的看法还是自己看不到的。
晚饭后,火车站告别,此去经年,不知何日再相聚。
以往的一年,遇到很多事,有两件事单独一件都能把我折磨得不像样,可是两件又一起来,真是祸不单行。
我有痛苦。然后这时却看到这样一句话,“人的一切痛苦,本质上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
是的吧,或许自己最应该做的是让自己变得不无能。然后一切问题就都不是问题了。
他们走后,我又留了一天。
第二天去了黄鹤楼。
开封人崔颢,我的老乡,一生名诗不多,但仅凭一首黄鹤楼就足以让他名传千古。李白,“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提诗在上头”,读了崔颢的《黄鹤楼》,诗仙都不敢作诗了。
因为这样缘故,我必须去黄鹤楼看看的。虽然现在的黄鹤楼是后来仿建的。
去黄鹤楼路上,开始坐公车,还没到站,半路里突然看到大河,以为是长江,就跳下了公车。
我兴奋的跑到水边看水,我以为那是长江。后来才知道是汉江。
当时看着河水那么清,我竟杜撰一句,“浓不浓黄河情,清不清长江水”。
我仔细端详了,那水,绿油油的,春风拂清波,真清,可以手捧着喝的。
看过汉江之后,我顺着路标一路前行,我要徒步去黄鹤楼,然后顺便看看沿途的风景。
怀着崇敬的心情,就这样,我竟然徒步穿越了长江大桥。
从桥坡到走完桥身,大概有六千米,好不刺激。
桥的两边设有人行道,很是人性化。
在大桥之上,脚底踏板在颤,人也跟着颤,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长江水在吹,眼前车如流水,阳光惨淡,春风吹动头发,“呀!心儿啊,你说些什么话!”
我在大桥之上,唱着“五千年的风和雨呀藏了多少梦”,那一刻,看着滚滚长江水,真感到人的渺小。
当时就想起了多首歌来,“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长江 长城 黄山 黄河 在我心中重千金”,还有beyond的,“回头有一群朴素的少年轻轻松松地走远 不知道哪一天再相见……”
可惜没带单反,更可惜没有佳人,如果有佳人在,当时我一定带她去水里游船的。佳人伴,巧笑倩兮,多美的画面。
站在桥边,爬在栏杆向下看,脚下在颤抖,风大,桥高(桥面距离水面有十来层楼那么高),好像把人要吹下去,眩晕,好不刺激。那种感觉,非真正体验不能感受。
我背着肩包,张开双臂,天赐我一双翅膀,就应该展翅翱翔,飞啊!
差不多在桥的正中央,我看到桥栏杆上面写有留言,我刚要拍照,手机就没电自动关机了。我从包里掏出充电宝。风好大,我这么瘦,好像要把我吹出去。我赶快蹲下来,然后感觉好了很多。有点恐高。
手机刚开机,就收到了海宏哥打来的电话。我蹲在桥边和他说完话,不顾旁边车水马龙,不顾身边三三两两的行人。我的头发乱了。北风烈。
有时一个电话一声问候就能温暖一个人的心,真是这样。
不过这次有点不文明了,我第一次在景区写下自己的小小心愿。对不住了。
后来在毛泽东故居,我参观了一些图展,知道毛主席一生和武汉有很深的渊源。他曾多次游过长江。“自信人生二百年”,“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几篇名作都是写武汉的。
郭沫若说毛,“少年游小塘,青年游湘江,老年游长江”。伟人,有长江一样的胸怀。
我到了黄鹤楼,没有登楼,却在那里买了个纪念品,透明类似玻璃,里面有黄鹤楼样子的那种摆设品。又是书桌儿上的装饰品。
比较稀奇,在毛泽东故居门前路上正走着,又有人向我问路了。在陌生的城市,我经常遇到这样情况。
离开黄鹤楼,我去了户部巷。华子在群里说像上海七宝。我转了下,感觉也像。好多小吃。在那里看到一幅楹联,不厌其烦抄录了下来,“江畔消闲新街老巷长留客,楼边歌舞汉韵楚声总动人。”
此外还去了几个纪念馆,对红色政权多了一些认识。
在纪念馆里有看到梅花。冬天快要结束了,今年总算见到了盛开着的梅花。
在农大纪念馆里,感受到了那些建筑的气势如虹。好喜欢那样的房子。那里,“竹木丛丛,潇潇,习习清风,飘飘,梅花笑,麻雀闹。麻雀闹,梅花烙,梅花三弄”。
大年初四,我就从老家出发离开了,本来初七才上班的,这么早离开多事的老家为何?无它,因为我要去武汉,初五那天那里有个大学同学要结婚,我想借此也可以顺便再逛一下闻名已久的大武汉。
初四那天事情可真多,早上八点我在方哥和新建哥的陪同下先去槐林(村庄名)相了下亲(结果彼此留了电话,结局如何还要看接下来事情的发展),然后我又和二伯父、利哥、孩儿嫂去丈量了我家两块儿地,东地1.3亩,东南地1.5亩,那两块儿地被我租给了孩儿嫂家。再后来,又在佳楠家买了佳楠他舅七袋儿花生种子。大半天折腾起来,时间真的很赶。因为我还要赶晚上的火车。其实后来发现应该就相亲那件事最重要,这个过几天我会单独写一篇文章。
那天下午,我在家门口等公交。先后和村子里很多人说了话,我给他们一一敬了烟。他们都挺友好的,想是想着我家不容易,他们对我 嘘寒问暖,很是让人心暖。
下午两点左右,公车快来了,这时正好张伟(我小学同学,小名阳阳)路过我门口,寒暄一阵,他问我去哪儿,我说去市里坐火车,他说,“正好我也要去,你准备咋去啊?”
我,“等公交车啊!”
阳阳,“正好海宏今天要去武汉,我也去武汉,有人开车送我们,你和我们一起不好么?”
我问,“谁开车去?”
阳阳,“磊”
我又问,“几点走啊?”
阳阳,“两三点吧”。
我,“现在就两点了啊!”
阳阳,“你给这里等会儿,我去看看,一会儿我们来接你。半小时左右吧。”
磊,是何磊。他家在村东头开了家不算小的超市,早上我还从他家买了条玉溪烟,相亲时候用的。当时磊的爸爸在,我和他爸爸说了好一阵话。虽然我不常在家,磊的爸妈还有磊的媳妇却都认识我,他们见了我显得都很亲切,只是这么多年,有二十年左右了吧,我几乎没和磊打过交道,因为他比我年龄大了差不多五六岁。
这次阳阳说让搭便车,我开始是不太想的,因为我不想欠人情,也因为我不太喜欢和人打交道,我喜欢安静一点。只是不知怎的我还是答应了。
阳阳走后不一会儿,公交车就来了,我楞是眼睁睁地看着车走没有去拦车。
不过阳阳他们也没有让我等太久。大概半小时左右,磊就开着车到了我家门口。他们打开车门说,“上车”,我跳上车后,又和几位邻居说了些话,然后就开始出发了。
其实感觉挺不好的。冯羊,这个小小村庄,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爸爸还在的时候,因为怒其不争哀其不幸,我并不喜欢经常回来。从十五岁少小离家以来,我尽量少回家。在外的游子们都是盼着回家,可是以前我很少盼,有时候我还会刻意避开回来。现在没有我爸了,我更加不会在这个村庄盖房居住下去,但以后肯定要比以前多很多次数的多回去。因为我妈妈,因为我弟弟,因为很多事情必须我去做。
我走的那天早上,也就是初四那天,早上要去相亲见面,我起得比较早,我喊我妈起床,我和她说话,我说了今天就要走的话,我发现她竟然想要哭了。我赶紧劝她,心想,“可怜的女人!太不容易了!”我想以后我得对她更好一些,以前她受的苦难实在太多了。
初三晚上和苗喝酒,他说,“以后你混好了,你不在这个村儿住,可是你总要回来给你爸烧个纸啊,每次回来希望我们都可以坐坐聚下。”
我说,“就像放风筝吧,在外面,无论飞得多高多远,牵着风筝的那根线根部在这里,什么时候我也离不开这里。”
我说的是真感受,虽然那天是喝醉了。
我呀,还好,醉酒后不发酒疯,而且喝醉后说了什么话大都还算清醒,因为事后差不多我都能记得起来。
阳阳说,“唉,其实啊,谁容易呢,从外面回来,别看有的人挺光鲜的,可是光鲜的背后的辛酸没有几个人看到,谁都不容易啊!”
我想想,言之有理,“成功之花,人们往往惊羡它现时的明艳,然而当初,它的芽儿却浸透了奋斗的泪泉,洒满了牺牲的血雨。”
这次离开家门,我想不久后我还会回来的,必须回来。哪怕只是看一看。
磊驱车到县城,时间尚早,他说,“去家里坐坐吧。”
然后我们就去了。我这才知道,原来他在县城还有一套房子,而且那房子像个小别墅,二百来平方,加上地皮,虽然在县城,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
在他家坐了两个小时左右,在他家客厅墙上看到几个很带劲的毛笔字–“天道酬勤”,几个字被裱了起来,很漂亮,我问,“这是你爷爷(何老师)写的吧?”
磊,“嗯,是的”。
我想起很多很多年前,在石碑湾小学南大门口那间接待室里,晚上,我多次听何老师讲怎样写毛笔字,严格来讲,按古代规矩,我算何老师的徒弟,我一直对书法极感兴趣,小学时的启蒙老师,何老师是一个,还有一个是我的小学语文老师,苗的爸,赵老师。
记得小时候,我是经常往何老师那里跑的,现在他老人家已经八九十岁了吧。唉,时间哎,时间面前,小孩子会长大,大孩子会变老。
在磊家,偶然提到小时候我去他家玩儿象棋,磊听后就赶紧打电话给邻居让带象棋过来玩。害得我挺不好意思的。还记得儿时去他家,还是跟着保卫一起去的,距今差不多有二十年了吧。
夜里在火车上,海宏哥和阳阳一个车厢,我一个人一个车厢,晚上十点左右,磊发来微信问安,有语音有文字,我和他聊了会儿,心里暖暖的。我想这个朋友可以交啊,虽然他比我大好几岁。年龄,也确实是个问题,不过呢,一旦到了一定岁数,也就差别不大了,比如三十多岁的人和四十多岁甚至更大的人玩到一起,那现象也是极常见的。
到了武汉,和海宏哥、阳阳一起吃了早饭,然后就分道扬镳了。他们回住处,我去我同学那里。
开始我去了中山公园,在里面转了一会儿,瞌睡得要命,我想找个地方休息下,惠阳打电话催,我只好向他那里赶去。
在一家宾馆,见了几个大学同学,朋伟、团长、云风、文君。到了住处,我第一件事就是躺到床上小憩了一会。
上午十点左右,我们一起出发去武汉国际广场。
到了现场,感觉很不一样,婚礼现场很气派。
惠阳的岳父是大学教师,条件不错。
整个婚礼现场给我的印象很不错,婚礼仪式上,惠阳还感动的眼泪哗啦啦的,当时我就想,这个我可真学不来。那么多人面前,我很少能流泪。
在武汉,认识了惠阳的爸爸,他那性情,我很喜欢。婚礼上,他敬酒给来宾,最后应该喝得有点高了吧,他和我们握了好几次手。
那天晚上我没走,在宾馆和叔叔(惠阳的爸爸)聊了好一阵,他还说,“你们哥几个经常联系啊!不行也像阳阳高中同学那样,过年时候到我家坐坐,前几天我还和他们几个喝酒,呀,那天我喝多了…”
我直想笑,太和我的性子了,心想有机会我得多和叔叔碰几个。我这人,其实不爱喝酒,就是喝点酒之后聊天发挥会更好一些,是以,爱酒吧。人总是闷着不是事儿,总要有可以发泄的地方。监狱里有种酷刑叫禁闭,就是这样,长时间不说话不表态,就像活死人了。
那天婚礼结束后,我们几个大学同学一起去东湖。
因为长时间不见的缘故,那天我抱了好几次云风。哈哈…
下午去东湖路上公车上,我睡着了,实在扛不住,晚上在火车上睡得时间太少了。
公交路过长江大桥,文君把我推醒,“老大,长江大桥!”
我困极了,不过还是强打起精神。因为我真对长江感兴趣啊。君儿懂我。
君儿说,“看,像不像金门大桥?”
我说,“像。还记不记得那年我们宿舍几个人一起在黄河里乘船?”
君儿,“哎,那个时候都没钱…”
记否,记否,那一年,我们,黄河里,浪遏飞舟?
路过长江大桥,到了东湖边。当时天气不错。阳光洒在身上,暖洋洋的。很有春天的味道。可能在其它地方还春寒料峭,可是在武汉,当时已经很热了。有的人只穿了件衬衣。武汉果然热炉。
几人人一起参观了屈原纪念馆,路上说起嘉南会背古文,我还是稀奇得不得了,高中时候背诵的屈原离骚,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能长篇大论背好长。团长说,“去,嘉南就是靠那个装逼的,哈哈…”
我们都笑,只是他那背诵不忘功能我真想自己也有。
在屈原雕像前,我又趴在石阶上睡了一会儿。他们几个懒,不想转,偌大的东湖,一下午没走出一个角。如果是我一个人,在不困的情况下,我会徒步走很远很远的。
说起屈原,云风是会计,他对屈原一点不感冒,“屈原有什么好的!”
我和他争辩,“他是我国最早最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啊!现在我们的很多神话传说都是从他作品里流传开来的。史记那么厉害,鲁迅才评价为无韵之离骚,意思是还赶不上离骚”。
君儿说,“屈原吹牛逼好厉害啊,他写那个自传,我去,把自己吹的真大,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摄提贞于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 皇览揆余于初度兮,肇锡余以嘉名;名余曰正则兮…好大口气”
我哈哈哈…
傍晚时分,在湖边座椅上,我又睡着了。醒来后,君儿说,“再过三十来年,咱们就像现在这样,坐在湖边,看着湖水,噢,再放着周杰伦…”
听到周杰伦,我又哈哈笑了起来,只是很快就突然沉默了,时间呵!
晚上回去,下雨了,有一会儿电闪雷鸣,我们被困路边。
那时走在路上,看着有可以租赁的自行车,有一瞬,我想不起来我在哪个城市了。真的,我想我在杭州吧。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想起我是在武汉。
我在武汉了?那个小说中的武汉?好多年前读了好多短篇小说,故事背景都在武汉。
“西望夏口,东望武昌,山川相缪,郁乎苍苍,此非孟德之困于周郎者乎?”
武汉,很早以前只道只是一个城市,后来学地理,才知道它是三个城市的组合体。城市大,就不足为奇了。武汉三镇,即武昌、汉阳、汉口,三镇连在了一起,地盘大得可以。
那晚几个人分别的时候,一起吃了武汉特色热干面、鸭脖、鸭翅。饭间团长说我,“你的事情是很多,不过你也别想太多了,如果想太多,很多事情你就办不好。”
我想想,有道理。三人行必有我师,别人作为旁观者,有时的看法还是自己看不到的。
晚饭后,火车站告别,此去经年,不知何日再相聚。
以往的一年,遇到很多事,有两件事单独一件都能把我折磨得不像样,可是两件又一起来,真是祸不单行。
我有痛苦。然后这时却看到这样一句话,“人的一切痛苦,本质上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
是的吧,或许自己最应该做的是让自己变得不无能。然后一切问题就都不是问题了。
他们走后,我又留了一天。
第二天去了黄鹤楼。
开封人崔颢,我的老乡,一生名诗不多,但仅凭一首黄鹤楼就足以让他名传千古。李白,“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提诗在上头”,读了崔颢的《黄鹤楼》,诗仙都不敢作诗了。
因为这样缘故,我必须去黄鹤楼看看的。虽然现在的黄鹤楼是后来仿建的。
去黄鹤楼路上,开始坐公车,还没到站,半路里突然看到大河,以为是长江,就跳下了公车。
我兴奋的跑到水边看水,我以为那是长江。后来才知道是汉江。
当时看着河水那么清,我竟杜撰一句,“浓不浓黄河情,清不清长江水”。
我仔细端详了,那水,绿油油的,春风拂清波,真清,可以手捧着喝的。
看过汉江之后,我顺着路标一路前行,我要徒步去黄鹤楼,然后顺便看看沿途的风景。
怀着崇敬的心情,就这样,我竟然徒步穿越了长江大桥。
从桥坡到走完桥身,大概有六千米,好不刺激。
桥的两边设有人行道,很是人性化。
在大桥之上,脚底踏板在颤,人也跟着颤,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长江水在吹,眼前车如流水,阳光惨淡,春风吹动头发,“呀!心儿啊,你说些什么话!”
我在大桥之上,唱着“五千年的风和雨呀藏了多少梦”,那一刻,看着滚滚长江水,真感到人的渺小。
当时就想起了多首歌来,“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长江 长城 黄山 黄河 在我心中重千金”,还有beyond的,“回头有一群朴素的少年轻轻松松地走远 不知道哪一天再相见……”
可惜没带单反,更可惜没有佳人,如果有佳人在,当时我一定带她去水里游船的。佳人伴,巧笑倩兮,多美的画面。
站在桥边,爬在栏杆向下看,脚下在颤抖,风大,桥高(桥面距离水面有十来层楼那么高),好像把人要吹下去,眩晕,好不刺激。那种感觉,非真正体验不能感受。
我背着肩包,张开双臂,天赐我一双翅膀,就应该展翅翱翔,飞啊!
差不多在桥的正中央,我看到桥栏杆上面写有留言,我刚要拍照,手机就没电自动关机了。我从包里掏出充电宝。风好大,我这么瘦,好像要把我吹出去。我赶快蹲下来,然后感觉好了很多。有点恐高。
手机刚开机,就收到了海宏哥打来的电话。我蹲在桥边和他说完话,不顾旁边车水马龙,不顾身边三三两两的行人。我的头发乱了。北风烈。
有时一个电话一声问候就能温暖一个人的心,真是这样。
不过这次有点不文明了,我第一次在景区写下自己的小小心愿。对不住了。
后来在毛泽东故居,我参观了一些图展,知道毛主席一生和武汉有很深的渊源。他曾多次游过长江。“自信人生二百年”,“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几篇名作都是写武汉的。
郭沫若说毛,“少年游小塘,青年游湘江,老年游长江”。伟人,有长江一样的胸怀。
我到了黄鹤楼,没有登楼,却在那里买了个纪念品,透明类似玻璃,里面有黄鹤楼样子的那种摆设品。又是书桌儿上的装饰品。
比较稀奇,在毛泽东故居门前路上正走着,又有人向我问路了。在陌生的城市,我经常遇到这样情况。
离开黄鹤楼,我去了户部巷。华子在群里说像上海七宝。我转了下,感觉也像。好多小吃。在那里看到一幅楹联,不厌其烦抄录了下来,“江畔消闲新街老巷长留客,楼边歌舞汉韵楚声总动人。”

武昌故郡

抱元宝的可是真人哦

此外还去了几个纪念馆,对红色政权多了一些认识。
在纪念馆里有看到梅花。冬天快要结束了,今年总算见到了盛开着的梅花。
在农讲所里,感受到了那些建筑的气势如虹。好喜欢那样的房子。那里,“竹木丛丛,潇潇,清风习习,飘飘,梅花笑,麻雀闹。麻雀闹,梅花烙,梅花三弄”。

农讲所半边教室
梅花三弄

时间过得很快,很多地方还没去就要回武昌火车站了。
在火车站旁边,随便走了走,竟然发现了楚望台。遂访之。
楚望台,明太祖朱重八讨陈友谅余部,驻跸武昌梅亭山,接受陈理投降时,欣闻其第六子朱桢出生,双喜临门,欣喜若狂,遂言,“子长,以楚封之”,称楚昭王。后昭王铸亭登高望南京,以寄感念。是有楚望台。
在楚望台,我用右手轻抚了御碑下的乌龟,心想如果有天有个孩子,希望他能够独占鳌头。
在楚望台旁边还参观了起义门,看了很多红色纪念性的石块儿,上面的书法吸引了我。
武昌起义,这个很有历史意义的起义,让我想起南昌起义了。记得中学时学历史经常背诵南昌起义的历史意义。那时老师教我们一个背诵方法,历史人物多,不是不好记么,南昌起义就记住周朱贺叶刘好了,然后五个人是谁,你就知道了。历史意义,一般就这样答,时间,地点,人物,事件发生经过以及事件对整个时代的影响。答题套路,无非这样。
坐火车离开武汉的时候,心想,当时忘了去捧一瓢长江水了。
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武汉,处处都是历史,处处都是典故,这次很遗憾,很多地方,武大、华科,曾经我很向往的高校,还有博物馆,我都没去,又是一个残念了。

2015.02.16 23:00 小白楼

Joey Chang wechat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坚持原创技术分享,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