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之南

两年前,当我还在郑州工作的时候,我就想去云南,转眼两年过去了,因为种种借口,我一直没能去。这次,云南,我真的来了。

来之前的头天晚上查询资料,想想竟然有些激动。半夜竟然醒了起来。

记得那年一次和一个云南籍的同事姑娘聊天,我说,“我想去云南呢,想看看那里的天,想看看那里的风土人情,然后回来写篇字,是唯采风。”

那位同事说,想去,也容易也不容易,工作了,就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刚毕业的时候,我就想去泰山,想了好久,筹划了好久,直到今年初夏我才终于到达泰山之颠。

我一直觉得,读大学时是出去满世界乱跑的绝佳年代。可是就我而言,那时生活比较拮据,我想去很多地方,可是哪里也去不了。现在,情况稍微好了些,然而又很难找到比较长的假期时间了。就像那首歌唱的,“我想去桂林呀我想去桂林,可是有时间的时候我却没有钱,我想去桂林呀我想去桂林,可是有了钱的时候我却没时间…”

很有时代感,有点无奈。

这一年,我相继去了北京、西安、云南。之前我说要去的,我做到了。

虽然,计划实现有些滞后,但终于是实现了。

这次出发,得以乘坐我大春秋飞机,怎么说呢,感觉绿色的飞机还挺好看的。

第一次白天坐飞机,又是窗边,飞机升空后,那场景简直帅呆了。起初是地下阡陌交通纵横若网,阳光下河水波光粼粼逆着光看去耀得人眼疼。飞机再向上去,到达平流层,云层都在下面了,天空那么蓝,太阳那么亮,宇宙洪荒。

透过窗远远看云,它们像山,像海,像雪,像冰,像麦芽糖,像一望无垠的盐田。

远方高处的云太阳下的影子投影在底层的云,很有空间感。

最不可理解的是,云不是气态吗?远远望去,怎么像极了固态?没云的地方,蓝蓝的天,像海,有云的地方,层层的云,像冰川。当时我想象自己是一个大大的北极熊。

远处的光穿过云彩,透着七彩,美极了。

忽然想起那首诗了,“登临送目…千里澄江似练,翠峰如簇…彩舟云淡,星河鹭起,画图难足。”

我想如果古人也能坐飞机多好,那样不知该有多美的字会流传下来。

到达昆明长水机场,已经十二点半,要去市区,我百度了下,竟然要两个多小时,我本来还打算去大理呢,这,这…

想了一会儿,我决定先去博物馆。因为此行我列了几个必去的地方,博物馆、云南民族村、滇池…

为什么必须要博物馆呢?或许和我喜欢历史有关。

我坐车到了一站,等了一些时候,见公车总是不来,我看百度地图,感觉距离目的地并不远,于是决定徒步前行。

一个人不紧不慢,走在南方四季如春的昆明,我边走边看。我看到鲜花,看到酒舍人家,看到偶尔有墙上挂的野兽的头颅雕像,我又加深了一个念头,我要去西藏!

走过一条条街,穿过一条条巷,想起那年我一人走在无锡最南边的湖边了。那里鲜有人来,那里荒木丛生,当时给人感觉蛮吓人的,我想我是有冒险精神的。当年在那里,我还学前人杜撰了一首诗,诗的开头是这样的,“十里香街荷满路,南望姑苏泪盈目”,后面是什么,忘了,只记得当时有位同学转载了。那时我想,这是我写的啊,也转。

后来将要到达博物馆,我看地图,我们距离明明很近,我就是找不到她。

我走了不少曲折的路,还是找不到,我想这样下去可不行,然后我就尝试着问了别人。

以前每去一个城,总会出现别人问我路的情况,“不行,我也得问别人”,我想。

这样我真因此少走了很多冤枉路。

来到博物馆,已经下午三点。

在博物馆,我总会有种感觉,思绪纷飞,从远古飞到秦汉再飞到唐宋元明清。

在昆明博物馆,我留恋于茶马古道,忘返与南诏大理。

以前一直错觉云南在南方,维度低,应该海拔也比较低才对。最近我才恍然醒悟,因为想到有个词叫云贵高原。

云南平均海拔近两千米。一同事说,云南的人大部分比较黑。我想因为他们距离太阳更近的缘故吧。

在博物馆首先看到的就是茶马古道。

茶马古道,曾经央视有部电视剧就是这个名字,那时年少,自己还喜欢追央视一套的电视剧来着,当时对茶马古道很感兴趣,就像对晋商对乔家大院那样感兴趣。可是,我却没有看几集那部电视剧。但从那时起我知道了茶马古道。

百度是这样说的,“因康藏属高寒地区,海拔都在三四千米以上,糌粑、奶类、酥油、牛羊肉是藏民的主食。在高寒地区,需要摄入含热量高的脂肪,但没有蔬菜,糌粑又燥热,过多的脂肪在人体内不易分解,而茶叶既能够分解脂肪,又防止燥热,故藏民在长期的生活中,创造了喝酥油茶的高原生活习惯,但藏区不产茶。而在内地,民间役使和军队征战都需要大量的骡马,但供不应求,而藏区和川、滇边地则产良马。于是,具有互补性的茶和马的交易即‘茶马互市’便应运而生。这样,藏区和川、滇边地出产的骡马、毛皮、药材等和川滇及内地出产的茶叶、布匹、盐和日用器皿等等,在横断山区的高山深谷间南来北往,流动不息,并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而日趋繁荣,形成一条延续至今的‘茶马古道’ ”。

藏人对茶的依赖,是我们不能想象的。

有需求,就有商人。于是有了茶马古道,有了马帮,有了牦牛商队。

在博物馆,我看到当时人力运输的照片,很多人,一下子能够在后背托着堆叠的竹篓好多层,足有几百斤重,而他们要托着这些东西,长途跋涉,翻山越水。为生计,艰难竟至此。

说起云南,第一想到的当然是大理,大理段氏一阳指,六脉神剑,那么厉害!到云南,其实这次我最想去的也是大理。只是开始买的机票是到昆明,之后才发现从昆明到大理,坐火车要七个小时,来回折腾下,全在路上了,而我只有周末两天时间。

在博物馆,看大理历代帝王名册,段正明,段正淳,原来真有其人。只是他们之间还隔了一个异姓,想必又是一段乱世。

之前只晓得大理,在博物馆才知道,南诏政权在当地同样影响深远。对此还有很多神话传说。比如,细奴逻被佛点化。

唐朝时期,云南有南诏,宋朝时期,云南有大理。南诏,大理,它们有一个共同点,都是极信佛。电视剧中,天龙寺里面的高僧们,不都是皇族么?

“兰若八百,迦兰三千”,佛陀对我国的影响是不可估量的。

云南,位于西南边陲,距离西藏、印度较近,其受佛教影响深远,也就不足为怪了。

在博物馆,因为茶马古道的原因,不可避免看到了西藏的照片。有西藏的人,西藏的山,西藏的风,西藏的雪,西藏的牦牛,这更坚定了我的想法,“来年一定到达西藏!”

身处博物馆,走过夏商周,路过秦汉隋,漫步唐宋元明清,每到一个朝代,我都会幻想,好像穿越。我会想,如果我在当时,我该是怎样的模样?我会以什么谋生呢?农夫?商人?贩夫走卒?王侯将相?

漫步博物馆,时间好慢,时间又好快。慢到时间仿佛静止慢得让人毫无烦恼,快到瞬间越过千年快到一下午一会儿就没了。

往事滴答,走过近代,辛亥革命,这里有蔡锷蔡松柏,开始他是起义军总司令,后来又是反袁护国军滇军总司令,他和小凤仙的故事富于野史传说。在博物馆看着他一身戎装的照片,飒爽英姿,气度非凡,让人顿生崇敬。

此外,蔡还是梁启超的得意门生。而我一直热衷梁启超的著作。几个月前还读了三本梁的书,一本欧游心影录,一本新大陆游记,一本梁启超论人生。其中一本是在去淮北的火车上深夜读完的。

蔡锷曾受教于梁任公、谭嗣同,所谓名师出高徒,果不其然。梁蔡的师生关系好得不能行,蔡被困北京的时候,多次偷会恩师,与其商议护国大事。

云南,除了蔡松柏,还有西南联大,还有李公朴,还有闻一多。

西南联大,堪称中国教育史上的奇迹,抗战时期,南开、北大、清华南迁的组合。当时教学条件异常艰苦,却产出了很多大文豪,大科学家。如,朱自清、陈寅恪、冯友兰、沈从文、梁思成、金岳霖、闻一多、胡适、钱钟书、吴晗、朱光潜、林徽因、邓稼先、杨振宁、李政道、陈省身、华罗庚…

呃,不敢列了,这些名字,各个震撼。

看联大展览时,广播已经提示快要闭馆了。我只能匆匆一瞥。而昆明李闻事件还是认真读了一下。

想起闻一多了,想到他众目睽睽下拍案而起对特务走狗大骂,想起他刚结束演讲不久后就被暗杀。他演讲时说那些话之前,我想他就知道自己的下场的,可是他还是义正言辞的说了,那是什么精神!

多年前,我曾读到某北大才子的一篇文章,文中回忆他曾有幸听闻一多讲授国学课。课堂上,闻一多曾吟诗一首,我久久不能忘怀,“有一句话说出就是祸,有一句话能点得着火,别看五千年没有说破,你猜得透火山的缄默?说不定是突然着了魔,突然青天里一声霹雳,爆一声:‘咱们的中国!’ ”

下午五点一刻,不舍得离开博物馆,很遗憾,博物馆三层,时间仓促,我只看了两层。

走出博物馆,站在博物馆门前的十字路口,向南望去,心想,“这里,再向南一点点,就是南亚诸国了。那里有原始森林?”

不知怎的,就想起台湾文化部长龙应台写的那本书了,《大江大海一九四九》。因为书中有中国远征军,有缅甸军。

龙祖籍浙江淳安,即现在的千岛湖。

记得那一年公司组织IT部门去千岛湖春游,在千岛湖的船上,吹着大风,看着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岛屿,感觉不能再好。当时春秋旅游导游说,“这里曾经是个县城,老淳安县就在千岛湖下面”。那时我不能想象是个什么景象。直到读了龙的书,我才晓得,原来建国后的建坝壮举,曾对当地土著造成了极大伤害。多少人举家迁徙,多少人被四散在他乡,多少人遥望故乡。

书中说,当一批又一批的游人来到淳安,当他们在千岛湖里喝茶观光,他们欢笑,他们拍照,可是看着湖水的龙却异常悲伤。她想到,她的祖坟,她的祖父,可能就在湖中水下。多少孤魂啊,全被压在水下。

中国远征军,即抗战时期国军派往缅甸等国的军队,他们和英军联盟,共同抵抗法西斯。中国派出军队近40万,后伤亡逾20万,立下赫赫战功。

龙应台把远征军抗战过程描写得极其惨痛,场面让人动容。

其中孙立人给我印象最深刻。孙有“丛林之狐”“东方隆美尔”美称,内战时,曾于公主岭、四平、德惠等地击败林彪。谁说林彪一生无败仗?

孙曾有部下俘虏日本兵,请示孙该如何处置,孙说,“这些狗杂种,你再审一下,凡是到过中国的,一律就地枪毙。今后就这么办。”

谁说国军不抗日?谁说国军只会内战?谁说国军不爱国!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故乡不可见兮,永不能忘。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大陆不可见,只有痛哭,天苍苍,野茫茫,山之上,国有殇”。

读来让人动容。我心竟然一颤。

多年后,埋骨缅甸的忠骨终于被迎接回国。给烈士们的英魂多少一些安慰了。

《大江大海一九四九》主要描述国共战争。国共内战,孰是孰非,各说各有理。龙这本书,在以前肯定是禁书,把我党描写的好邪恶。

想着缅甸、老挝、越南,这次我离它们很近了,不知道哪天我能不能都到那些地方一看。

穿过路口,前方不远处是官渡古镇。

到了官渡,我想起了历史上那场著名战役,官渡之战。只是彼官渡非此官渡,那个官渡在中牟,在我开封不远处我的大学附近。

来到古镇,我慢慢的,静静的走了好远好远。

“小城里,岁月流过去,清澈的勇气,洗涤过的回忆,我记得你,骄傲的活下去…”

走在官渡,天青色,在等雨,古城道,青石板街,好不惬意。

小店门前有招牌写有古城字样,我就想莫非这里以前也是皇城?只不过与我中原不一个国。

走在“异国他乡”,听着当地土著说着我一句听不懂的“外语”,我感觉怪怪的,只是那里有好多好多小商品让我无比喜欢,在东南亚商品馆,我买了一个翡翠挂坠,想着以后放在书桌上做摆设。除此我还看到有好多我喜欢的小东西。可惜不能一一买下。开始我以为坐公司飞机会行李限重,我的背包已经很重了,有些担心会超额,不然应该会多买些东西。后来发现我想多了,竟然没人检查背包重量。

我喜欢玉石,喜欢纸墨,喜欢一切典雅的小商品。一把精致的小刀,会被我带着好多年。

记得初夏在泰山买了两块儿玉石,一块儿在南天门,一块儿在岱庙。其中一块儿让我特喜欢,只是后来送人了。

在状元街,我吃了烤肉,喝了奶茶,慢慢走着,看当地人在状元亭下打扑克赌钱,当时那里有三场,每场都围着几个人,好不恬静。那时我有点羡慕他们的悠闲。不知道自己多少年没玩过扑克了,而现在,日子节奏快的…

在法定寺门前,我转了一下,见竟然没人进寺。当时天开始滴雨了,拍了照后,我在想要不要进去呢。后来想,“管他呢,进!”

当我踏入寺庙,看到几个师父,他们看看我没说话,我也没说话,他们不吭,我就继续看我的。我竟然差点走到他们内院。汗。

当时我看到两个穿着僧服的小和尚,他们大概十来岁的样子,我心想,“这么小就出家啊?真和尚还是假和尚啊?自愿的?还是被强迫的?”

想着想着就出了神。

我站在内院铁栅栏门前看师父们打水以及相互问好,他们要吃晚饭了。我想听听他们在讨论什么。这时,突然我身后传来一女声,“这位香客,我们这里要关门了。”

我回头看看她,呃了一声,然后赶快向寺庙出口赶去。

当我到大门时,一位师父已经把一根大木栓挂在了大门上。我赶紧说,“等等”,师父看到我,又重新给我看了门,我向他说了声不好意思。

擦,我差点被锁进寺内。我还不想出家呐。

走过法定寺,继续前走,不远处有个古建筑,好像哪里见过似的,我心想,“这才是书上的昆明嘛”。

走近了,才发现,那里竟然是少林寺。官渡少林。

之前只知道南方也有个少林在佛山,南北少林的南少林,怎么这里还有个少林?

因为当时天已侵夕,少林寺已经关门。我未能进去一观。不过寺前的广场挺不错的。有两座和嵩山少林寺里很像的佛塔,两座塔前还有一座吸引我赶过去的大塔。

在古镇逛了一阵,天将黑时,我再次来到古镇入口处。当时那里有中国电信在做活动,一群人围着他们的舞台在观看。我听主持人说着带着本地方言味的普通话,说话很押韵,好听的像唱歌一样。

然后我就停下脚步看了一会儿。

这时台上的主持人也看到了我,她说,“眼镜哥哥,是在看我么?来,走近一些嘛,站那么远能接到我们的礼品吗?”

我笑笑,然后走近了一些,于是她扔给我一个小礼品,是一包纸。

过了一会儿,她面向另一个方向,对着麦克风说,“哎,你们不要以为我看到帅哥就发给他礼物,我呢,好色也好客。来来来,鼓掌啊,噢,我这个给谁呢?谁离得近就给谁啊”。

说着,她拿着好几包纸向某个方向掷去,下面的人开始抢。

我看了一会儿,感觉挺热闹的。心想,这就是滚滚红尘吧。

主持人说,“往前一步是幸福,退后一步是孤独”,“中国电信做活动,送礼物,说送就送,不送就失去信用”…

那声音很好听。在我看来,会说话也是一项大本领了。

是日夜晚,我住在了古镇里,就在法定寺旁边,距离少林寺也非常近。

外面下雨了,又一个人喝了瓶大理啤酒,回到住处,一会儿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五点多些被钟声和梵音吵醒,听了几声,真好听,可是片刻功夫就又熟睡了。

再次醒来已经八点,简单收拾下,然后赶快出发,时间好赶。

因为在少林旁边,我想我应该先进去看看。

走进寺庙,又看到昨天见到的小和尚,他胖乎乎的,在呼喊着玩耍。还有僧人在唱歌,应该是梵乐。

让我感觉新奇的,寺庙里竟然供奉着孔子。还是第一次见。我在佛祖菩萨面前轻轻走过,却唯独在文昌君尊前双手合十敬了一礼,“文昌显威神,帝君佑一生”。我默默祈祷,佑我好梦。

在孔老夫子庙前,有一楹联,“义当先贫且乐何妨居陋室,仁为上富亦求自可驾高车”。感觉很不错。然后我还是偷偷举起相机拍了下来。因为在这之前,我刚刚被一位师父告示,“这里不能拍照”。早在几年前在白马寺的时候,君儿就告诉我说佛像不能拍,我知道,但这次只是为了拍楹联,然后还是被师父提醒了。

清晨入古寺,春城朝雨后,客舍柳色新。

当我走出寺门,广场上有十来人在练太极剑,我想以后我也会练的吧。早就想买把好剑了。

我在广场上认真看了几分钟老师父打拳。然后准备去下一个地点。这时,我脑海里竟然响起了王菲的歌,“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此……”

接下来坐公车去滇池。我竟然被百度地图给坑了。

在公车上,我看地图轨迹,走了些时候,我发现“不对呀,是不是坐错车了?”

到了一站,我下来,然后去路对面等车。在等车的时候,我打开了在古镇买的一包甜角,当地特产。我拨开一个,刚咬了一口就吐了,“什么东西啊这是!”只是看着袋子里有那么多,我又尝了一个,这次还不错,酸酸的甜甜的。想着要不要带些回去。

这时,一位老先生,五六十岁的样子,走到我面前,问,“你在这里等多久了?”

我,“不到十分钟,车应该快来了吧。”

然后我拿着甜角袋子向他示意,“要不要吃几个”,他忙说不用不用。就这样我们竟然聊了起来。我普通话不标准,他的方言味又太重,交流起来,有时一句话我要说三遍。不过感觉还是蛮愉快。

他问我去那里,我说去滇池呀,在什么什么站换车。

他惊奇了,“哎,你坐反了,你应该去路那边的等车的。”

我说,“不是吧,这上面明明写着前往什么什么方向呀。”

他,“相信我,我不骗你,我家就在这里,你到某某站下车换乘a9路就好了。呃,车来了,赶快去呀”。

我跑着去上车,而他冲我挥挥手,我也向他挥挥手。他问我是哪里人,我都还没来得及回答。

感觉他人真太好了。

在滇池边,我先去了云南民族村。刚到的时候,感觉真漂亮。在上海时还冰冷的天,在那里却阳光明媚。太阳照在皮肤,暖洋洋的。在公车上,我还被晒得皮肤疼。

那里的天很蓝,那里的云很多、很低、很白,那里没有霾。

我在民族村吃了些当地的食物,紫米饭,烤秋刀鱼,白族破酥饼,彝家泡酒…

彝家泡酒,开始我以为是饮料,我还傻傻地问老板里面含不含酒精,等老板倒好酒送过来,我端起碗来猛饮一口,结果…它竟然比白酒更难下咽。我产生了敬畏之心,最后,那碗酒,我竟然没能喝掉十分之一。

漫步在典雅的古镇小街,我感觉时间就那样慢了下来。

我走到一个摊位前,我被那里的毛笔字吸引了。那里有一位老先生在卖字画和给人刻印章。我去的时候,他正在指点一个小孩子写大字。我问了下他刻章价格,然后就和他聊了起来。我说我想刻两个字,但不知刻什么好。我说我想起个笔名,一直没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我说,我曾有想找个易学先生帮我起个名字。

老先生说,“易学也可以啦,不过关键还得看你的心,如果你心术不正,再怎么算也不行!”

老先生帮我想了半天,说,“我给你想的两个字不是根据易学算的,而是根据你的爱好。你看墨言怎样?”

墨言,莫言?默嫣?不,不,不,不行,前者大文豪,后者我认识。

我们两个就那样试了好几个字,最后他说了一个,我第一感觉还挺好的,于是敲定“就它了”。

从此我字润文。

离开民族村的时候,我已经买了一个翡翠挂坠,一个石刻印章。心想也算不虚此行。

那位老先生帮我起了一个字,其实我最终让他帮我刻章也是因为看上了他的字。我想等我老了的时候,如果也可以在某个热闹的街市摆摆摊儿卖自己的字,看着热闹的人群,饮酒品茗,偶尔和路过的人聊聊天,想来也很惬意了。

这次比较遗憾的是,我没时间进民族村里面看了,景区应该可以玩大半天的,可是我没时间,下午四点我得向机场赶。而滇池,无论如何,这次我一定要到达的。

你知道我为什么非要来滇池么,因为很久以前,应该是我高中时候,我看到一幅楹联,读了它,我很激动,它是这样写的–

“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披襟岸帻,喜茫茫空阔无边!看东骧神骏,西翥灵仪,北走蜿蜒,南翔缟素。高人韵士,何妨选胜登临。趁蟹屿螺州,梳裹就风鬟雾鬓;更苹天苇地,点缀些翠羽丹霞。莫辜负四周香稻,万顷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杨柳;

数千年往事,注到心头。把酒凌虚,叹滚滚英雄谁在?想汉习楼船,唐标铁柱,宋挥玉斧,元跨革囊。伟烈丰功,费尽移山心力。尽珠帘画栋,卷不及暮雨朝云;便断碣残碑,都付与苍烟落照。只赢得几杵疏钟,半江渔火,两行秋雁,一枕清霜。”

因为这个楹联,所以这次滇池我非到不可。

当我下了车,在某条路的转弯处,突然眼前一亮,“噢”,我竟然禁不住发出声喊了一下。

那里就是滇池,那里阳光下波光粼粼,那里海鸥群飞。

内心状态,像极了第一眼望见西湖。我兴奋极了。

我忍不住在朋友圈发了条状态,“我竟然禁不住欧了一声。‘我们原是自由飞翔的鸟儿,飞去吧,飞到那乌云背后明媚的山峦,飞到那里,到那蓝色的海角,只有风在欢舞,还有我做伴。’彩云之南有佳城,名昆明,佳城之南有水,名滇池。佳城佳水,波光艳阳,白云飘飘,群山环绕,时有海鸥群翔”。

第一次看到那么多海鸥,第一次那么近距离接触海鸥,这些来自西伯利亚飞来过冬的海鸥,让我兴奋。这里,此时,景色绝美。

我喜欢有水的地方,喜欢坐在湖边的石凳上看一望无垠的波光粼粼。

这里适合热闹,也适合在僻静的地方发呆。看看水,听听浪花的声音。

我绕着湖走,这里海鸥触手可碰。人们在给海鸥们喂食,你可以把鸟食抛在空中,海鸥们会飞着张开嘴吐下它们。

我在水边流连,为了寻找拍摄角度,我右脚踩了下水边第一个台阶,“擦,我差点滑到水里。” 大冬天的,还带着个相机,真掉水里就惨了。

在水边,我听到了声情并茂的朗读,滇池第一楹联。很有感觉。

湖边还有码头,码头偶尔声响,声音就像电影中的那样,让人错觉自己就在电影中。

因为时间原因,那天我只转了滇池一个小小角,好遗憾,就像那年只走了太湖一角,好遗憾。

其实我更想绕湖骑行的。还有青海湖,都好想骑行体验一把。

还有就是,滇池边,大冬天里竟然好多人在放风筝,想想昆明果然春城。

我在湖边拍了一些海鸥的照片,有近照,有远影。最后留恋着留恋着,还是要走了。

人说,云南,来了就不想走了。其实就我而言,我更想去云南的乡下看看,那里才是一方净土。

在去机场的路上,因为公车太慢,我赶时间,然后就坐了两次摩的,得以和两个师傅聊了一些话题。

第一位师傅是当地土著,他说的很多话我都听不懂,可是这并没有阻止我们不停的交流。他得知我赶时间,就给我选了个最佳路线。因为他的车较慢,他便把送给另一位师傅,让我可以最快到达机场。

我下了他车,他竟然一直看着我,直到看着我上了车他才放心,我要走的时候,他笑着向我挥挥手。我想这人真的太热情了啊。让我有点很不习惯。他本可以载我远一些多赚点钱的。

我们本是路人,萍水相逢,今日得见,一别后,想是一生再也不相逢了。认真想想,在一个人的世界里,此人和亡去有什么区别。离别时,能不珍惜?

第二位师傅,和他聊,知道他是山东人,以前在深圳机场上过班,后来到了昆明,突然特别喜欢,然后就不走了。他说转眼他都在昆明好多年了。

我问他,“你不恋家吗?”

他说,“不恋家。我十八岁就离开家了,十几年了,先当兵,后来在深圳机场工作,然后来到这里。”

一路上,半个小时左右,我和他聊个不停。话题由山东到泰山到深圳到西藏到大理到丽江等。他竟然知道各个航空公司的状况,知道各种飞机的机型,可是现在他却在开摩的!

我问他为什么不在机场干了。他不回答,好像不想说的样子,我想这其中肯定有故事。

每个人都像一本书,里面藏着太多的秘密。

或许真的会有人这样,遇到一些事情后,放不下,于是找个无人认识自己的地方,山川日月一身藏。

这个师傅给我印象比较深的是,我已经下车了,他帮忙问在哪里可以买去机场大巴的票,问好后,他对我说,“走,上车,我拉你过去”。他一直送我到大巴车前。

坐大巴回机场的路上,我再次被艳阳下的群山和白云所吸引。这里,天很蓝,云很低,环境好的不得了。

“两天时间太短了,感觉一星期还差不多”, 我说,

“最少一星期!”山东师傅如是答。

已经到机场了,在我以为此次云南行一曲将终的时候,又出现了一个哥们儿,李烨。

当时我在机场大楼二层大道上四处拍照。我看到一架飞机穿过云层正向有太阳的方向飞去,天空很蓝,云很白,还有月亮哦,我就顺着飞机给它拍照。我前面有一哥们儿挡了我视线,我正有些懊恼来着,他却对我说话了,“你拍这个,应该使用长镜头,效果会更好。”

我看看他,说,“我有一个稍长一点的镜头没带。”

然后就聊开了。原来他是飞友会的。喜欢拍飞机。

我想起了两年前春天里的某天,我一个人坐在虹桥机场外面的小河边看了大半天的飞机起飞、降落,降落又起飞。

我想起我有个同桌是开飞机的,我想在天空长空铸一剑的感觉一定很酷。

后来,看到李烨兄弟在朋友圈里发图文说有幸可以认识春秋航空的常兄弟,相谈甚欢,说在路上总能收获惊喜和感动,说一路平安,飞行愉快。

那感觉挺不错。

我想去一个地方旅游,不是单单为了进景区千篇一律的走马观花浏览,最重要的是在旅途遇见的人。

年龄愈大,越不敢轻易表达自己。可是,与人相处不可避免,自己总得有自己的观点。

现在我喜欢上了穷游,我想之后的几年,我会去到很多地方。追寻什么呢?

想起朴树的那首歌,《旅途》,“这是个旅途,一个叫做命运的茫茫旅途,我们偶然相遇,然后离去,在这条永远不归路。我们路过高山,我们路过湖泊,我们路过森林,路过沙漠,路过人们的城堡和花园。路过幸福,路过痛苦…”

还有李宗盛的那些个嘶吼,“越过山丘,虽然白了头,喋喋不休,时不我予的哀愁。还未如愿见着不朽,就把自己先搞丢…”

我想,活着、工作、生活,何尝不是旅途。

朋友终将会散场,故事也终究会淡忘,这一切都是缘法。朋友散去,旧情尚在,故事淡忘,温存仍留。

就最近半年的状态,我想我应该多出去走走的。

“假使我又见你,隔着悠长的岁月。我将如何贺汝,以沉默,以眼泪”。

天地辽阔,被爱多难得,有故事的人才听得懂心里的歌。

这次回来,夜间的飞机,又恰巧有月亮,有星星。你能想象在云层之上看宇宙星空的样子么?

月亮大且亮,北斗七星再也不用仰望,它们和你一条水平线。太震撼。

不禁不感慨,宇宙何其浩渺,人类何其渺小。

在昆明两天,我没过足瘾,我想以后有机会了我会再去的。

有些地方,一辈子可能只会来一次。记得初夏那天,在泰山十八盘,听见有人说,“继续爬呀,反正一辈子就来这一次。”当时我想,泰山,我肯定还会再来的。只是不可否认,有的地方真的是来过就再也不会到达了。且行且珍惜了。想起泰山,总会记得那句,“东海广且深,由卑下百川。泰山高且大,不逆垢与尘”。

在昆明,美丽的小城到处洒满明亮灿烂的阳光。这里几乎有你所能想象的到的最美好的一切——蔚蓝的天空,如画的风景,友善的人们,美味的食物。

原始的色彩,荒凉的山脉,喝甜茶的小店……天地有大美而不可言。

出发去昆明之前,我本打算去大理的。一次在宿舍里和继优随性说起,他说,“我毕业旅行就是去的云南,十几天呢,当时真值了。建议你去丽江,不建议去大理。”

可是我大学室友说,“我猜你会去大理,你同事有你那样喜欢历史么?大理有历史,对你吸引更大。”

最后,遗憾,丽江,大理我都没去。两天,不,应该只算一天半,时间实在太短。

云南除了丽江大理,对我吸引力很大的还有个西双版纳。

西双版纳,小学语文老师讲社会,那时我就记住它了,当时我还不足十二岁。那时总感觉,西双版纳几个字给人感觉很遥远。后来知道在云南,才感觉也不是触不可及那么远嘛。

云南,认识你,这才仅仅是一个开端。来日方长,以后见。

2015.12.26 上海 小白楼

Joey Chang wechat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坚持原创技术分享,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